江泽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采访
就国内外重大问题发表重要看法
并阐述我原则立场

  ●新中国已经走过了50年伟大而艰辛的历程,取得的发展
成就举世瞩目,中国正在以强劲的姿态迈向21世纪。

  ●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事业,适合中国国情,符合
中国最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是实现中国富强和人民幸福的唯
一正确道路。

  ●改革开放使中国人民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新的重大的变化。
中国人民的精神世界是充实的、丰富的、积极的,为我们推进
物质文明建设提供了强大的精神动力。

  ●我们真诚地希望以和平的方式,按照“一国两制”的方
针解决台湾问题,完成中国的统一大业。对任何想把台湾从中
国分裂出去的政治图谋,中国政府和人民绝不会坐视不管。中
国政府、中国人民和中国军队有决心也完全有能力维护祖国的
主权和领土完整。

  ●今后的世界应是多极的、各国共同发展的丰富多彩的世
界。世界多极化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趋势,任何旨
在建立单极世界的图谋,都不符合历史进步的潮流。

  本报北京十月二十五日讯 国家主席江泽民在对法国进行
国事访问前夕,接受了法国《费加罗报》社论委员会主席佩雷
菲特的书面采访,回答了他就中国的内外政策和国际形势等提
出的广泛问题。

  一、在回答新中国成立五十年来中国走过的艰辛历程并取
得巨大成就的原因的提问时,江泽民说: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毛泽东主席在北京天安门城楼宣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不仅从此结束了中国近代任人宰割的
历史,开辟了中国发展的崭新时代,而且确实震撼了亚洲和世
界,极大地增强了世界和平与进步的力量,对世界的发展具有
重大的意义。

  我在中学和大学就学时期,正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
进行的民族民主革命走向高潮的年代。我就在那个时候接受了
马克思主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参加了党领导的反对日本
法西斯侵略和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斗争。我为自己选择的政治信
仰与人生道路感到自豪和幸福。

  新中国已经走过了五十年伟大而艰辛的历程,取得的发展
成就举世瞩目。在前三十年中,主要做了两件大事,一是确立
了社会主义制度,进行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形成
了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二是全面展开社会主义建设。在中国
这样一个原来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基础上建设社会主义,
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循,所面临的困难必然很大,需要认识和解
决的问题必然很多,必须进行艰苦的探索和实践。探索的道路
是曲折前进的,会有成功,也会受到挫折。我们在取得巨大建
设成就的同时,也发生过一些严重的失误。在改革开放以来的
二十年中,邓小平同志领导我们党和人民总结了中国建设社会
主义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成功地开创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
义的正确道路。二十多年来,中国的社会生产力迅速发展,综
合国力显著增强,人民生活不断改善。中国正在以强劲的姿态
迈向二十一世纪。

  在我国取得辉煌成就之时,我们无比兴奋;在发生失误和
挫折之时,我们的心情是沉重的,但从来没动摇过自己的信仰
和信心。我们相信党和人民一定能够战胜任何艰难险阻继续走
向胜利,因为中国共产党来自于中国人民,把全心全意为人民
服务作为自己的最高宗旨。除了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利益,它
没有自己的私利。中国共产党是追求真理的政党,它不但善于
从成功的经验中学习,也善于从自己和别人的失误中学习,为
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利益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因此,它能始
终获得人民的拥护和支持。这也就是中国共产党能够率领中国
人民不断前进的奥秘所在。

  二、在回答关于在当前国内和国际背景下“共产主义”一
词是否还有意义时,江泽民指出:

  人类经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进到资本主义
社会、社会主义社会,最终到达共产主义社会。这是人类社会
发展的总进程,也是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最基本的观点。共产
主义作为人类社会进步最壮丽的事业,是世界上一切共产党人
为之奋斗的最高目标。这个目标的最终实现,要经过一个非常
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国目前处在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
段。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逐步摆脱不发达状态,基本实现社
会主义现代化的历史阶段,至少需要一百年时间。至于巩固和
发展社会主义制度,那还需要更长得多的时间,需要几代人、
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坚持不懈的努力奋斗。

  进入九十年代后,世界上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发生了剧变和
解体。包括中国共产党人在内的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共产党人,
都在总结这一历史变故的深刻教训。但能不能从这一事件中就
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说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从此就在这个世
界上灭亡了呢?我看包括西方发达国家的有识之士在内,都不
会得出这个结论。资本主义从产生到现在已经好几百年了,它
的发展过程不也充满着失败、危机和挫折吗?社会主义作为一
种崭新的社会制度,一旦从世界历史的发展中产生出来,不管
在其前进的征途中会经过多少曲折和失败,最终是一定会壮大
起来、成熟起来的。当今世界应是包括社会主义制度在内的不
同社会制度和平共处、相互竞赛的世界。我对中国社会主义的
发展前途充满信心。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各国国情不同,发
展的道路必然不同。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必须从中国的实际
出发,不能照搬照抄其他国家建设社会主义的模式。中国共产
党人始终坚持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的具体实际紧密
结合,独立自主地确定自己的路线方针政策。这是我们取得一
切成功的根本原因。中国人民从自己的实践中深深懂得,只有
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这是一个
历史真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事业,适合中国国情,
符合中国最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是实现中国富强和人民幸福
的唯一正确道路。

  三、关于中国人民怎样才能在改革开放时期保持精神上的
平衡,江泽民强调:

  邓小平同志开创的改革开放之路,是实现中国的社会主义
现代化和中华民族全面振兴的必由之路。中国的改革,就其引
起的经济社会变革的深刻程度来说,是一场新的革命。这必然
会引起人们精神世界的巨大变化。改革开放20年来,我们在以
经济建设为中心、加快物质文明建设的同时,高度重视社会主
义精神文明建设,始终坚持推进经济、政治、文化的协调发展。
改革开放使中国人民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新的重大的变化。爱国
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思想,科学文明、开拓进取、健康
向上以及其他与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相适应的思想观念、道
德风尚,是当今中国人民精神世界的主流。中国人民的精神世
界是充实的、丰富的、积极的。这为我们推进物质文明建设提
供了强大的精神动力。

  我们正在大力发展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
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不断提高全民族的思想道
德素质和教育科学文化水平。由于历史的原因和对外开放的环
境,国内外一些封建迷信、腐朽没落的东西会在一定范围内对
人们的思想产生这样那样的影响。随着科学文化和经济建设的
发展,这些东西的市场必定会越来越小。当然,即使在物质生
活丰裕、科学文化繁荣的条件下,也难免还会有些人陷入精神
空虚甚至颓废状态。这种现象在当前中国的一些人们中确实存
在。在世界上的许多国家,包括经济非常发达的国家,这种现
象也屡见不鲜,这是个世界性的课题。

  “法轮功”是危害社会和人民的邪教。据不完全统计,因
练“法轮功”致死的达1400多人,许多修炼者精神失常,家破
人亡,妻离子散,酿成了十分严重的社会后果。练习“法轮功
”的绝大多数人都是以为可以健身强体,对“法轮功”的策划
者、组织者和骨干分子的非法活动并不了解。所以,当他们了
解了“法轮功”反社会、反科学、反人类的真相,都立即与“
法轮功”划清了界线。当今世界,虽然科技文化已很发达,但
危害公众身心健康和社会正常秩序的邪教组织却时有出现,如
美国的“大卫教派”、“人民圣殿教”,日本的“奥姆真理教
”、欧洲的“太阳圣殿教”等,其原因是相当复杂的。对于这
些邪教组织危害社会和人民的活动,任何负责任的政府都不会
听之任之。这也说明,物质文明愈发展,愈要高度重视精神文
明建设。只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全面发展,人们才能真正过
上幸福文明的生活。

  四、谈到当前中国经济形势时,江泽民表示:

  亚洲金融危机和去年发生的严重洪涝灾害给中国经济的发
展带来了影响,中国政府审时度势,制定了促进经济发展的一
系列政策措施,进一步加大积极财政政策的实施力度,配合运
用税收、价格、利率、收入分配等经济杠杆,有效地拉动投资、
消费和出口需求,保持了国民经济的稳定增长。去年经济保持
了7.8%的增长速度,今年上半年经济增长7.6%。这在全世
界也是快的。

  中国过去曾经经历的商品短缺状况已经基本改变,但经济
发展中遇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当前,亚洲金融危机对我国
造成的影响还没有完全消除,我们改革中面临的一些深层次矛
盾亟待解决,经济和产业结构调整的任务仍很紧迫,市场消费
需求呈现不足的现象,外贸出口面临较大压力,国有企业富余
职工的分流任务也很繁重。但这些困难和问题,都是有办法解
决的,我们正在采取措施努力解决之中。中国发展经济的有利
条件也很多。比如,中国有广阔的市场,潜在的市场更大,社
会生产力和科技水平大幅度提高,物资储备和外汇储备比较充
裕,加强宏观调控和促进经济增长的经验和办法也增多了,全
国社会政治稳定,等等。只要我们充分运用这些有利条件,紧
紧依靠全国各族人民的智慧和力量,就能够战胜前进过程中出
现的一切困难和风险。中国经济发展的前景是十分光明的。

  五、关于东帝汶和“新人道主义干预权”问题,江泽民说:

  东帝汶的情况与科索沃不同,是在公民投票后局势发生了
严重动荡。应印尼政府的邀请,联合国安理会作出决定,向东
帝汶派遣了多国部队。我们希望东帝汶问题能在联合国框架内
尽快得到妥善解决。

  只要世界上还存在不同的国家,只要我们这个星球上的人
民还生活在不同的国度里,人权问题就始终属于一个国家的内
部事务。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权事业,不管这个国家是大是小、
是强是弱,都应由本国政府依靠自己的人民自主去解决。这是
个基本原则。除了这个国家要求联合国予以帮助外,任何其他
国家和国际组织都无权进行干预。各国都有义务根据《联合国
宪章》的宗旨和原则,遵照国际人权文书,并结合本国的国情
和有关法律促进和保护本国人民的人权与基本自由。中国政府
和人民不赞成以“人道主义危机”为借口任意干涉一个国家的
内政,更反对在未经安理会授权的情况下以武力进行所谓“人
道主义干预”。解决当前国际社会面临的问题,包括地区冲突,
仍应遵循《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以及其他公认的国际关
系准则,相互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干涉内政,和平解决
国际争端。这些原则绝没有过时,在当前形势下,不但不应被
削弱,反而应得到更加切实的遵循。

  六、关于解决台湾问题的基本方针,江泽民强调:

  我们解决台湾问题的基本方针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
我们真诚地希望以和平的方式,按照“一国两制”的方针解决
台湾问题,完成中国的统一大业。最近,李登辉公然抛出“两
国论”,公然向国际社会公认的一个中国原则挑战。他的这个
论调,实质是要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理所当然地要遭到包
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的坚决反对,也不为国际社会
所接受。维护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实现中国的完全统一,
是中国人民的共同愿望和神圣使命。台湾同胞是我们的骨肉同
胞,我们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决不是针对台湾同胞的,而是
针对外国势力干涉中国统一和台湾分裂势力搞“台湾独立”的
图谋的。对任何想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政治图谋,中国政
府和人民都绝不会坐视不管。中国政府、中国人民和中国军队
有决心也完全有能力维护祖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七、关于中央对达赖的政策,江泽民指出:

  我们政府对达赖的政策是一贯的、明确的,即达赖必须真
正放弃“西藏独立”的主张,停止分裂祖国的活动,公开声明
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中
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在此基础上,
中央政府可以与达赖就其个人前途进行商谈。中央政府与达赖
的接触商谈是中国内部事务。西藏和平解放以前,实行的是政
教合一的非常野蛮和残酷的封建农奴制统治,广大农奴无任何
人权可言,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达赖在旧西藏不只是一个宗
教首领,也是一个大农奴主。西藏和平解放后,千百万翻身农
奴过上了真正人的生活,取得了当家作主的权利。正当西藏各
族人民热情建设自己的新生活时,达赖发动了违背西藏各族人
民意志和利益、妄图分裂祖国的武装叛乱。是他自己走上了自
绝于祖国和人民的道路。40年来,达赖在某些外国势力的支持
下,顽固坚持分裂中国的立场,在国际上到处鼓吹所谓“西藏
独立”,企图在西藏地方恢复过去那种黑暗的政治制度。为达
到这个目的,达赖集团在西藏地方制造骚乱和暴力恐怖活动,
从事了大量分裂祖国和破坏西藏地方的稳定和发展的活动。看
一个人,不仅要听其言,而且要观其行。从达赖过去和现在的
所作所为看,他没有丝毫悔悟的诚意,他的一切行动都是为了
加紧进行分裂祖国的活动。这是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理所当然
要坚决反对的。

  八、关于中国的对外政策和世界多极化,江泽民说:

  中国始终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方针,愿意在和平共处
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发展同世界上一切国家的友好关系。中国重
视中美关系,同样也重视同法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关系,重视
同广大发展中国家加强合作。世界多极化趋势的发展,有利于
推动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有利于世界的和平
与稳定。多极化的进程可能会有曲折,但世界走向多极化是不
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趋势。任何旨在建立单极世界的图
谋,都不符合历史进步的潮流。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世界上先后出了多少个这样那样的
霸主,它们称霸世界之时,真是不可一世。它们奉行“强权即
公理”的逻辑,到处横行霸道,闹得世界不得安宁,给被欺凌
国家的人民也给本国人民带来了灾难和苦痛。曾几何时,它们
一个个都垮了下来。随着冷战的结束,两霸争夺的局面已不复
存在,但世界事务也绝不容一国独霸。今后的世界应是多极的、
各国共同发展的丰富多彩的世界。中国永远不会称霸,永远不
做超级大国,这是中国人民对世界的庄严承诺。

《人民日报》 (1999年10月26日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