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法轮功”骚扰我家的一些情况


  我名何祚庥。1927年7月27日生于上海。1951年毕业于清华大
学物理系。毕业后,先后曾在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前苏
联杜布诺联合核子研究所、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等研究单
位,任助理研究员、研究员、副所长,现任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
研究所研究员。1980年,被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我多年来从事理论物理学的研究,曾先后在粒子理论,宇宙
论,暗物质问题等方面共发表300多篇科学论文。近年来,正和日
内瓦西欧中心丁肇中教授领导的L3组合作,共同找寻一个可能存
在的长寿命的重粒子,测量由地底下钻出来的中微子的能谱等重
要问题。

  自去年以来,我曾陆续写了点批评“法轮功”的小文章,或
在电视台做了点简单的谈话,这就引起了“法轮功”对我家的多
次骚扰。去年5月,北京电视台报道了我的一个谈话,谈到我所一
名研究生练“法轮功”导致精神失常的事例,不意这一谈话即引
起“法轮功”修炼者的愤怒,除调集1000多人包围北京电视台以
外,还派了许多“法轮功”的成员到我家找我辩论,并寄来大量
批驳我的信,数达两百封之多!今年4月,天津一个向青少年传播
科学知识的杂志——《青少年科技博览》,刊登了我的一篇“我
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短文,其中有两处批评了“法轮功”,
一处说“法轮功”说某工程师练了“法轮功”后,可练出元神(指
有神通的灵魂)出窍,钻到炼钢炉里,这种说法太荒唐;另一处我
又谈了我所研究生两次练习“法轮功”,导致两次精神病复发。
这一简短的文章,就更激起“法轮功”的愤怒。从4月23日到25日
,不断打电话到我家,和我辩论或进行谩骂,我家的录音电话,
一共只能记录30个,都已“客满”!“法轮功”组织者还派了许多
人不断地到我家要和我“辩论”,从早到晚,一天中达七起之多
,每起约3—5人,时间可长达一小时。我说,你们“法轮功”号
称“真善忍”,但你们的行动为什么一点也不“忍”?圣经上说,
耶稣基督教导人们,当人们打你的左耳光时,你应把右脸也送给
他打,这才是“忍”的典范。现在我仅仅写了一篇小文章,你们
就派了这么多的人来我家,这和“忍”差得太远!我只是写了一篇
小文章,你们可以写文章反驳,可以到法院告我损害名誉权,但
是你们竟派了这么多的人来“辩论”,这样做,太不民主,太霸
道!在那一时期,我还接到不少信件,均是破口大骂的信件(直到
今天,即8月31日,还收到这样的信)。李洪志在6月2日在悉尼的
一次谈话中,更破口大骂我何祚庥是“科痞”。

  我认为李洪志操纵的“法轮功”,完全是一个破坏社会公共
秩序的组织,是容不得任何简单批评的充满霸气的非法组织,其
理论和行动却和西方的邪教十分相近。这里我仅提供以上直接接
触到的事实。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2993 (010)65091079
广告:(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