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主页


要防止领导人员特殊化
(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日)


  为了把我们的工作做好,要特别注意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党
的以及我们国家的领导机关和各级领导人员,无论如何也不要脱
离工农劳动群众。这是一个根本问题。

  鉴于若干社会主义国家的情况,国家的领导人员有可能(也不
一定罗)成为一种特殊的阶层,特殊的“统治阶层”。在这个问题
上我个人想了一下,看是不是妥当。列宁讲过,在英国这些帝国
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中,有一部分成了工人贵族阶层。那是在帝
国主义条件之下的工人阶级,因为帝国主义剥削了殖民地,拿一
部分利润来收买一部分工人,使这一部分工人成为工人贵族。因
此,这一部分工人就不愿意革命了,脱离他们的下层工人,而且
成立他们的党,成为社会沙文主义者了。在帝国主义国家有这种
可能,那么在工人阶级执政的国家里面,就是说在我们社会主义
国家里面是不是也有一种可能,也有一种条件,产生工人贵族这
种阶层? 如果我们不注意,让其自流的话,在我们这些国家,也
可能产生一种新的“贵族阶层”。在工人阶级里面可以产生,在
共产党里面也可以产生。我想是有这种可能性的。但是如果我们
注意了的话,如果我们采取一些办法的话也不一定产生,是可以
避免的。

  因此,我个人想了想,昨天在政治局常委会上也谈了一下,
对这个问题,我们要采取一些办法,采取一些措施,要提起注意
,在党内、在人民中间进行教育。此外,还要规定一些必要的制
度,使我们这个国家发展下去将来不至于产生一种特殊阶层,站
在人民头上,脱离人民。

  在教育问题上,毛主席讲,在小学、中学和大学的教科书里
面都要有进行这种教育的内容。在干部中间要用整风的办法进行
教育。要批判特权思想、站在人民头上的思想、社会沙文主义的
思想、主观主义和命令主义的思想、官僚主义思想。列宁讲过,
社会主义国家里面也会产生官僚主义者,官僚主义一下子肃清不
了,搞不好就可能危害国家。现在的经验更多了,我们应该在列
宁之后,更进一步讨论这个问题。如果我们不考虑不讨论这样的
问题,我们就不是列宁主义者。

  要加强人民群众对领导机关的监督,订出一种群众监督的制
度,使我们的领导机关和领导人员接近人民群众。因此,人民代
表大会的工作怎么做,如何监督政府、监督我们的领导人员,报
纸如何监督,都要认真研究。当然,党委和党代表大会的监督,
这是最主要的。还有党的纪律。脱离群众,违反党内民主,违反
人民民主,就算作违反纪律,不能只是反领导才叫做违反纪律,
领导者压制民主就不算违反纪律?

  昨天毛主席还讲了,我们国家有两种最基层的单位,一种是
工厂,一种是农业生产合作社,此外还有交通单位、商店、文化
机关和学校。在工厂里面,应该组织工人代表大会,组织工厂管
理委员会 (合作社有社员代表大会和管理委员会)。 在八大上,
李雪峰同志也讲了这个问题。工厂的厂长应该由工人选举,然后
上面委任,或者上面委任之后由工人再选举,看工人同意不同意
。这也是一种制度。应该考虑一下这些问题。

  国家领导人员的权力应该有一定的限制,什么事情他有多大
的权力,什么事情不准他做,应该有一种限制。我们是人民民主
专政的国家,只能对反革命阶级、反动势力和反革命分子实行专
政,对人民群众不能用专政的办法,在人民内部只能实行民主。
当然,这是有领导的民主,不是有些人所讲的大民主、无领导的
民主。对于这一点,恐怕有些干部在观念上不那么清楚,一说我
们要控制局面,就要实行专政,对群众也实行专政。对人民群众
不能采取专政的办法,只能实行民主的、说服的、教育的办法。

  还有,我们国家领导人员的生活水平应该接近人民的生活水
平,不要过分悬殊。最高工资同最低工资不要相差过大,过分悬
殊,经验证明这是不好的,人民会不高兴,会脱离群众。最近调
整工资,听说干部中五级以上的工资不加,我觉得是很好的。最
高的不加,把最低的加上来,使他们接近。—些特殊的待遇,也
可以叫特权,应该取消。例如,我们坐的汽车上面有一个喇叭,
可以不听交通指挥,这也算作特权嘛,最近把这个喇叭取消了。
配给制度,从乡村到城市,全国人民都实行了。陈云同志讲,群
众反映猪肉都不给吃,他们没有猪肉吃。有个合作社主任他自已
是养猪的,半年只吃了两顿猪肉。我们在座的同志这半年吃了几
顿猪肉? 北京和其他城市的猪肉铺,一早就排队,到天亮的时候
猪肉就卖完了。我们的机关不用排队,就可以买到猪肉。而我们
根本不了解这些情况,没有这个感觉。再如油不够吃,我们的油
到底吃了多少? 还有,花生米是买不到的,而我们是买得到的。
这些事情我们不注意,不知不觉地享受了这些特权。人民没有提
出来还不要紧,你们这些人有功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吃点花
生米算什么呢。一闹起事情来,一上了马路,这个问题就大了。
因此,这些特权原则上应该取消。从我们起,从中央的人员起,
到各级领导干部,配售的东西基本上应该跟人民一样,不要特殊
。对民主人士,对外国的来宾,可以特殊一点。

  今天还讨论了警卫制度,有些措施也是在人民中间引起不好
影响的,应该取消。

  我们还可以考虑一些其他的办法。毛主席有一次讲过,资产
阶级民主,特别是初期,有那么一些办法,比我们现在的办法更
进步一些。我们比那个时候不是更进步了,而是更退步了。我也
曾经讲过,据说瑞典,它还是个王国,它的内阁首相是手上拿一
个皮包,搭公共汽车到首相办公室去办公的,经常是这样,也不
要什么汽车,也不要什么特殊的喇叭这些东西。我们小孩子的时
候曾经听说,华盛顿在革命之后,作了八年总统,又退为平民。
这件事对我们很有影响。华盛顿作过总统,他也是劳苦功高吧,
比我们在座的同志怎么样? 他作了八年总统,又退为平民。这样
的办法,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参考一下,也可以退为平民?资本主
义国家中有些人当过部长,当过总理,结果又去当教员,当教授
,当律师,当经理,当校长。 (毛泽东:我们如果那样,就叫受
处罚。)艾森豪威尔当过总司令之后, 又当过哥伦比亚大学的校
长,然后才去竞选总统。马歇尔当了国务卿之后,又去当红十字
会的会长。当然我们不一定完全照那样办,但恐怕有些东西,资
产阶级的有些制度也可以参考。

  此外,我们还应该注意这么一个问题,就是国家的积累、社
会的积累应该是多少? 重工业与轻工业、农业发展的比例是否恰
当? 我们工业建设的速度要放在一种稳妥可靠的基础上。什么叫
稳妥可靠呢? 就是群众不至于上街游行,不至于闹事,还比较高
兴,能保持群众的那种热情和积极性。昨天陈云同志也讲,宁愿
慢一点,慢个一年两年,到第三个五年计划,每个五年计划慢个
一年,稳当一点。就是说右倾一点。右倾一点比“左”倾一点好
一些,还是“左”倾一点好? (毛泽东:看什么右,这种右可以
。) 是快慢的右,不是对敌对阶级的右,对敌对阶级右了,人家
就进了,那个右不许犯。快一点慢一点不是失掉阶级立场的问题
。昨天有同志讲,慢一点,右一点,还有一点回旋余地;过一点
,“左”一点,回旋余地就很少了。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2993 (010)65091079
广告:(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