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主页


关于执政党建设的几个问题
(一九六二年十一月十二日)


  两个重要问题,一个是基层组织问题,一个是干部问题。组
织工作要正常化,党没有人管了,党不管党不好,要有人来管。
两个问题,起作用更大、影响更大的是干部问题。要重新教育干
部,选择干部,鉴定干部,保证干部队伍的纯洁。对干部的要求
同一般党员不同,应当有更高的要求。干部是从党员中出来的。
干部当中,特别是高级、中级干部当中有不好的,有坏人、蜕化
变质的,他们所起的影响同基层党员几个人所起的影响不一样。

  十中全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党将来是不是有人搞修正
主义? 现在有人要搞,高级干部中有,青年干部中也有。将来我
们死了,你们也死了,你们的儿子、孙子,靠得住靠不住? 从苏
联、南斯拉夫的经验来看,搞社会主义,有些曲拆,不是什么奇
怪现象。从打倒资产阶级、消灭剥削制度、建设社会主义,直到
共产主义,中间经过几个曲折,是合乎情理的,历史发展是这样
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经验是这样,封建主义国家的经验也是这样
,要经过几个反复,最后才能巩固。我们现在当成一个问题提出
来,要大家注意,加强教育,将来曲折可能少一点。有点曲折,
不至于占优势,或者发生了曲折,很快就能转过来。

  你们的儿子、孙子,能不能保证? 现在留下个遗嘱,留下个
作风,留下个制度,留下个办法。把这个问题说清楚,就可以使
后代有所遵循。他们有了理论,碰到这种问题,知道前人是怎么
说的,这样可以好一点,保证不了,也可以引起注意。

  党的民主集中制,是一种保证。国家的民主集中制,也是一
种保证。最基本的制度,就是这个。因为多数党员,多数工人、
农民是要搞社会主义,不愿意资本主义复辟,不愿意搞修正主义
。我们知道,斯大林对敌人是很坚决的,做了很多好事,但毛病
不少。他把民主集中制破坏了,确实受了很大损害,一切是他个
人说了算,一切光荣归于斯大林。斯大林没有把制度搞好,赫鲁
晓夫利用了这点,赫鲁晓夫自己也搞这一套。多数的党员、工人
、农民不赞成赫鲁晓夫,也没有办法。要很好地贯彻执行民主集
中制。

  此外,干部当中确实有蜕化变质的,思想变了,感情变了,
生活也变了。那样的人要开除党籍。要搞几个大头头。这些人开
除党籍,如果他们以后好了,还可以恢复党籍;不好,就不恢复
。这些人不开除,下边不服。你是高级干部,你可以搞,我们也
可以搞。这些人在党内,他们又是高级干部,一有风吹草动,事
情掌握在他们手里,他们就会使资本主义复辟,革命果实就丧失
了。有两类典型,一类是表面上生活艰苦朴素,这样的人是少数
。一类是贪污腐化,从中央委员起,军队还有一部分将官。象这
样的人要开除,不然就不能保证党的纯洁。留下这批人,党就纯
洁不了。这些人是标兵,不处理,别人就处理不下去。警告一下
,不起作用,留党察看,也不起作用。当然,先留党察看一下也
可以,表示我们做到仁至义尽,恐怕以开除党籍为好,因为这些
人实际上已经是资产阶级。当然,一般生活问题,犯了些小错误
,政治上没有问题的,不在内。我们指的是那些突出的,长期不
改的。

  干部的重新教育很重要,这些人不听教育,抵抗教育,走他
自己的路,还要引导党走他的路。一种是违法乱纪,蜕化变质。
还有一种是反党篡党,是政治问题,问题很严重,危害更大。但
他们的问题一下子不容易搞清楚,不要简单处理,留在党内多争
论几次,做反面教员。

  什么叫贪污腐化,什么叫蜕化变质,要有个界限,大家讨论
一下。对于这一类问题,比较容易看清楚。大家都看得很清楚的
,不必留在党内当反面教员。这种人,开除一批有好处。开除了
他,他清醒了,不搞了,反而挽救了他。好了再进来,不好再开
除。

  我们党对开除党籍,长期以来采取慎重态度是对的。现在搞
社会主义,有的组织一帮子人,有组织地违法乱纪,搞贪污集团
,对这些人采取爽快一点的办法,不会犯错误。这些人也不会多
,高级干部当中更少,下个决心开除一批,影响就好多了。改正
了可以回到党内来,军队上有些人革命几十年,身上挂过花,好
嘛,你就改嘛,开除了反而有一批会回到党内来。如果不采取断
然手段,这些人就没救了,对这些人的处理不能拖拖拉拉。

  注意不要搞多了。生活上的问题,犯点小错误应当教育。不
要把小错误搞成大错误。我主张开除少数人,不会犯错误。这对
保持党的纯洁会有好处,大快人心。这是他们自己把自己毁灭了
,自己的历史毁灭了,荣誉毁灭了,作为无产阶级先进战士的光
荣称号也毁灭了。这些人愈多,搞得愈久愈处理不下去,党内的
事情就不好办。要搞那些突出的,不要搞那么多。事情没有查清
楚的,不忙搞。初次犯错误的,经过一个过程,可以先不开除党
籍。搞清楚的,搞了多次的,撤销一切职务,开除党籍再讲。这
样就使那些人知道没有便宜可得,就会起到反面教员的作用。采
取这种办法,其中有一部分人可能改变,可能教育过来,每个省
都有那么几个。这样处理他们,你说会不会犯错误?将来会不会又
要平反? 不会的。

  是干部真正变了质的,变久了,不是无产阶级的战士了,成
为资产阶级分子了,无产阶级党内是不能容许的。至于说政治上
犯了错误,不要轻易处理。这种人危害大,影响大,但是简单处
理,解决不了问题。那些贪污腐化的容易看清楚,可以简单处理
。保留起来,危害也大。

  交流干部,你们怎么想的? 第一批交流百分之五,有的可能
多一点,有的可能少一点。你们去执行一下,试试看。因为过去
没有搞过,没有经验。交流一些,有很大好处。对于干部本人有
好处,多跑一些地方,多做一些方面的工作,多接触一些人,总
有好处。一个人长期总是在一个地方,不知不觉地就要受限制。
人总是要碰到一些问题、碰到一些困难的。困难是不好的,但是
碰一碰有好处。你根本不去碰,结果碰到了,就不得了。特别是
有那么一些地委、县委,还有那么些部门,搞得很久了,新的东
西进不去,形成一帮子,先调开再讲,调到别的地方就好了。有
一帮子的,先把主要人调开,免得他陷得更深。调到另一个地方
,没有一帮子人,他就要小心谨慎。根据这个标准,可以订个计
划,可能不是百分之五,为了慎重起见先搞百分之五试试看。小
集团搞久了,关系固定化了,互相包庇,你生来就是领导者,我
生来就是被领导者,好象贵族一样,生来就是贵族。共产党从来
就不承认这个,今天你可以领导我,明天我也可以领导你。

  党委第一书记是党委会的领导人,而又服从党委会的领导;
是领导者,又是被领导者。有些党委第一书记不承认他要受党委
的领导,他只认为他是党委的领导者。要打破书记领导固定化的
这个关系。要注意有这样一些机关、企业、部门、地方、组织,
有这样的事。可以先交流交流,头一回没有经验,少交流一些,
因为以后还要搞,但是要做到心中有数。

  把他们调开,放在一个大的范围里边,眼界宽了,就不是小
组织了,变成大组织了。我们的口号是全世界无产阶级团结起来
,不是少数几个人团结起来。只搞一个部门、一个省团结起来,
那就不是无产阶级的事情,那就是违背马列主义的事情。有些人
是有意识地这样搞的,有些人是无意识的,搞久了就不知不觉,
变动一下,就好了,陷得不深了。

  全国的山头大部分打破了,有些人关系密切一点,但不是山
头。对党内的问题还是按原则,不是按山头的关系来处理。有人
要组织山头,维护山头,这违背了马列主义,违背了全党团结的
方针,违背了全世界无产阶级团结的方针。过去我们提照顾山头
,是为了消灭山头。现在山头在全国还有残余,但不多了。在干
部中,还要做些工作,留心这个问题,注意这个问题,以后还要
讨论这个问题。有些人为什么要搞山头呢? 就是没有阶级分折。
要搞阶级分析,不要搞地方分析,不要搞山头分析。每个地方都
有阶级,都有地主、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无产阶级。阶级分
析,就有小资产阶级思想、资产阶级思想、无产阶级思想。要以
马列主义的阶级分析来判断是非,不要以地方来判断是非。本地
人做错了也要反对,外地人做对了也要赞成。如果不搞干部交流
,还会出现新的山头。

  可能交流的人很多,一次交流不了,以后再交流,首先是这
一批。以后没有这个问题的也要交流,不要使人感到有了问题的
才交流。调开有缺点,也有好处,什么问题都碰过。我到中央工
作以前,经常调动工作,只有在三个地方工作过三年,安源、北
方局、华中局,其他地方不到三年就调开了。要去的地方常常是
工作上出了问题的地方,我也不说困难,总是要有人去,与其别
人去,不如我去,收拾收拾,去了搞好就是了。调动多,有缺点
,但也有好处,各种干部都接触过。过去有个时期,说过干部要
稳定,那是必要的。

  在一个省委、一个地委搞久了,要调动一下。有些人是会提
上来的。总之,我们是要死的,你们也是要死的,死了谁来呢?
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工作了十几年、几十年,而且只是在几个县工
作,到中央来无法工作。如果到多少县、多少省工作过,到中央
工作就不同了。对优秀的干部,好的干部,为了培养,也要调。
不是交流的干部都不好,优秀的干部也要交流,为了使得他更好
。干部就是要出些难题给他。交流干部不只是为了今天,也是为
了明天。不只是在一个省的范围内,而且是在几个省的范围内。
搞得好的调出来,派到工作差的地方,把这些地方也整顿好。

  干部鉴定很有必要,不是一年一次,两年、三年一次,总是
需要。

  干部管理,不是管多了,而是管少了,不是管细了,而是管
粗了。过去管了,等于没有管,下面报来就是照批。中央组织部
是中央的一个机构,现在需要真正管起来,要管得细一点,要去
了解干部。过去连人都不认识,不但我们不认识,你们也不认识
,这样对党对工作不利。别的地方少几个人,你们这里要多几个
人,管干部的要多几个人。现在党的工作、干部工作根本没有人
管,党委没有一个部门管,结果连提意见的人都没有。发生那么
多事情,应当看作是你们的责任。你们这个部门严格起来,突破
你们这一关,就不那么容易,就没有空子可钻,对党对工作就有
利。如果你们松松垮垮的,就有空子可钻,对党就不利。当然,
过去你们只好靠省委管,以后还要靠,但是你们总要了解情况。
有些不同的意见,总有好处。

  管理工程技术干部,你们要有点那方面的知识。你们也需要
有些工程师来管干部,了解他们的情况。我们这些人都是干革命
的,讲革命,我们是熟悉的,工业我们不熟悉,技术我们更不熟
悉。有些搞技术的干部,在我们看来,可能有大毛病,在懂技术
的人看来,可能是小毛病,因为他们钻了技术,少搞政治,势必
政治上弱一点。政治上他们依靠党领导,在政治上他们没有独立
见解,但是,在技术问题上可能有独立见解。所以你们既然要管
这些人,就要找一些懂技术的人来做这个工作。搞组织工作的人
,也要慢慢换班子。你们死了,什么人来? 大概总要比我们文化
高一点,技术懂得多一些,是大学毕业的。要注意这方面的问题
。技术干部将来很多,全国要有几百万人,高级的要有几十万人
,有全国闻名的,有全世界闻名的,要把这些人管好。组织部要
有新的成份,也要换班子,不然你们又是一帮子。将来你们死了
,高级知识分子来了,不会搞组织工作,就会出乱子。有计划地
调些人来,慢慢地学点马列主义,而且要到农村去看看。在中国
,不熟悉农村,做党的工作就做不好。

  军队转业干部有一部分可以回农村去,比如连排级干部就可
以回到农村去,都分配工作有问题。这次军队转到财贸战线的十
万人,不一定要那么多,有一部分愿意回农村的,可以回去,有
些人也可以分配工作。如果要人,还可以从其他方面找。这个问
题要赶快同军委和财办商量。

  每年有多少万大学毕业生都是需要的,他们大部分都派到经
济企业中去,多一点不要紧,这同国家机关.党的机关不一样。
党的机关和国家机关也需要安排一些大学生,但是要在厂矿工作
过的。不要以为大学生多了,就是一个问题。厂矿企业的技术干
部不是多了,而是少了,大学生到厂矿企业不是去当厂长,不是
大学毕业一个、中等技术学校毕业一个,就顶走一个。说顶也只
是顶那些不懂技术的科长、科员,就是非生产人员。技术干部是
生产人员。现在的厂长并不是工程师出身,应该有一些工程师出
身的人去当厂长。

  干部休假也不一定一年休息一次,两年休息一次也可以,可
以作些临时规定,身体不好的,疲劳了,可以休息一个月,不疲
劳就不休息。所有的干部都规定成一个制度,恐怕还不到那个时
候。病了当然要休息,有些人没有病,疲劳了也可以休息,不要
等病了再去休息。有些身体好的,就不要休息。现在就可以这样
做。有些人休息的时候带多少人到处乱跑,群众意见很多,休息
就要认真休息。

  党员登记还没有经验,可以先搞点试验。除了集中地进行教
育以外,也要进行经常的教育。登记可以集中到一个时候登记,
也可以这一个地方登记,那一个地方不登记,参差不齐。

  发展党员问题,有的地方党员很多,有的地方不发展一点就
没有青年了,这些事没有人管,还是要有人管才行。支部工作就
是要组织部管,省委、地委、县委的组织都要管起来。没有人管
干部、管支部不行,管干部、管支部的机构不那么纯洁就不好。
健全组织部就是说党要管党,就是要建立经常工作。要提出这个
问题,党的组织没有人管,要不要管,什么人管,怎么管法? 为
了加强这方面的工作,可以发个加强组织部、宣传部工作的通知

  党外很多人担心:共产党没有当权是好的,当了权是不是会
腐化? 这的确是个问题,我们自己也应该提出这个问题,列宁也
提出过这个问题。执政的党,有的干部可能腐化下去。个人是可
以腐化的,但是党不会灭亡。如果对腐化堕落的不处理,无产阶
级的政党也可能变质,这是个严重的问题,革命等于白革。有些
人名字是共产党,表面上是搞社会主义,实际上不是共产党,是
国民党。不好的要处分,包括开除党籍,不这样就不能保持党的
纯洁性。搞错了的要平反,但是该处分的还是要处分,不过不能
处分太多。

  这个问题如果我们不注意,不留心,党也可以变质。我们的
个别地区、个别部门的组织已经变质了,中央的什么口号来了,
他们应付一下,平平淡淡,也不反党,可是几个书记勾结起来,
贪污、腐化、堕落,这不是变质? 这些问题要处理,其中有些人
要开除党籍。要大张旗鼓地处理,要通报全党,进行教育。至于
一般的多吃多占,搞了一点,就不同了。党内容忍这些事情,这
些事情就会发展,变质的人就更多,愈到后来就愈难处理。我们
党有这个好处,只要一发现,舆论上大家就反对。多数是处理了
,有的还处理得不够干脆。贪污腐化你们能够管,要好好管。对
贪污腐化,要注意大的。现在有些大案子处理不下去,有人顶住
。不要怕,处理了这些人,大多数人是拥护的,这就能保证党的
纯洁性和无产阶级的本质。

  总而言之,不要脱离党员多数,不要脱离群众、干部、工人
、农民的多数,要认真地搞民主集中制,搞批评和自我批评,保
证一个领导、一个多数,这可以使我们党保证纯洁,将来曲折少
—点。一点曲折都没有也不会,不过少一点是可以的。

  刚才谈的都是党执政以后的问题,不脱离群众、干部交流、
加强监察委员会、加强民主集中制,民主集中制要好好执行,民
主集中制不只是召开代表大会的问题,还有党内、国家整个一套
民主集中制的问题。党要有人管,组织部、宣传部要加强。党没
有人管,将来要吃大亏。毛主席讲,取得政权后阶级斗争还存在
,问题是采取什么形式,在哪些方面表现出来。有些人听到我们
讲阶级斗争,很不喜欢,这恰恰证明我们是提对了。有敌我矛盾
,有人民内部矛质,不要划分错了,不要把敌我矛盾当作人民内
部矛盾,也不要把人民内部矛盾当作敌我矛盾,这两方面的问题
过去都有过。有一个时期,把许多人民内部的问题当作敌我问题
,但也有应当开除没有开除的,象贪污腐化,性质是敌对的。

  取得政权以后如何进行党的建设,就是这些问题。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2993 (010)65091079
广告:(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