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大保护 湖北在行动

崔泽昊

2018年06月14日15:32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湖北地处长江中游,拥有1061公里长江岸线,是拥有长江干线最长的省份。如何做到“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近日,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和湖北广播电视台联合主办“2018对话长江荆楚行”活动,组织20余家媒体记者来到湖北多地探访。

先行先试,海绵智能城市“颜值”高

在武汉沿着长江一路而行,向东望去,江边是芳草萋萋的滨江公园,远处则是高楼林立生活区,谁能想到这个地方曾是华中地区最大的棚户区——青山区。

72岁的老青山人胡昇告诉记者,“60多年前,为了支援武钢的建设,来自全国四面八方的建设者们在这里搭起了工棚。当年,一家三口住在一个20平方的棚户‘豆腐块’里都算是幸福的了。从前的青山江滩更是个脏乱差的砂石码头,这里灰尘漫天,空气中还飘杂着工业废物、江水更是浑浊不堪。”

我国自2015年起开启“海绵城市”试点,出台的《关于推进海绵城市建设的指导意见》指出,采用渗、滞、蓄、净、用、排等措施,将70%的降雨就地消纳和利用。武汉是全国第一批海绵城市试点之一,老工业城区青山是武汉重点推进该项目的示范区。

青山江滩将堤与滩完美融合在一起,形成了“城市、江滩、提防三位一体”的景观结构。“缓坡堤防改造增加堤防断面,增强了堤防防洪能力,透水路面、生态树沟、雨水花园等海绵城市设施实现‘小雨不积水、大雨不内涝、水体不黑臭、热岛有缓解。’”青山区城建局海绵城市和管网建设站负责人王卫锋说。“2016年,武汉市受超强厄尔尼诺影响,全市梅雨期平均降雨量959.2mm,是常年梅雨期降雨的2.5倍。但面对特大暴雨,青山江滩却未出现渍水现象。”

目前,除了青山江滩,青山海绵城市建设将涉及包括城市水系、城市管渠、市政道路、棚户区、老住宅区公建等在内的180余个项目,惠及40余万人,政府类项目投资达95.5亿元。未来,“海绵城市”还将更加智能。武汉市青山区城建局海绵城市和管网建设站负责人王卫峰表示,“相关信息查询、前端监测数据实时显示、海绵城市考核评估……这些我们都将以数字化方式对社会公众提供透明、公开的信息,让公众树立节水观念,参与到海绵城市建设中来。”据相关负责人介绍,“青山江滩生态江滩建设理念创新有效解决场地暴雨引起的长江滞涝和水土流失问题,还打破了传统堤防人水相亲的桎梏。现在包括广东肇庆、福建南平、广西南宁等地都在借鉴这一理念进行江滩生态建设。”

图1 武汉青山江滩公园(崔泽昊 摄)

企业“变形记”,化工围江“不破不立”

长期以来,出于节约成本的考虑,化工企业对长江两岸非常青睐,而产值高、税收多、产业带动效应强的化工产业又是各地争抢的“香饽饽”,由此催生了“化工围江”的格局。2007年以来,长江流域废污水排放量突破300亿吨,相当于每年有一条黄河水量的污水被排入长江。

今年五月,针对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意见指出的长江环境保护问题多、环境风险突出的问题,湖北制定了《湖北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总体规划》。强化“三线一单”约束作用,开展国土空间开发适宜性评价和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评价,推动生态保护红线优化调整,明确了沿江相关地区(至县、市、区)产业发展的禁入、限制领域。为推动产业转型升级,湖北加强规划引领大力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推动产业结构不断优化。如大力发展武汉“东湖高新区”等技术开发区、企业孵化器,以破除旧动能、培育新动能的方式倒逼产业转型升级,打造扎根基础科研开发、手握关键核心技术的的全新格局。

破解化工围江湖北在行动,以宜昌为例。宜昌依长江而建,是长江上中游的分界处。沿江分布的化工企业为宜昌带来全市三分之一工业产值的同时,也让这座峡江山城陷入化工围江的难题。

选择可持续发展,必须壮士断腕。

兴发集团作为宜昌市化工产业巨头在两年前就开始了“关转搬”。 兴发关停了临近长江的22套总价值12亿元的生产线,复绿了800多亩土地。集团还投资10.7亿元,扩容改造环保装置,使污水处理系统能力达到实际需求的1.5倍。

化工企业“关转搬”,宜昌在动真格,宜昌134家化工企业“关转搬”,涉及资产1284.16亿元,职工5.25万人,地方政府和企业面临着工人安置、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等棘手难题。宜昌市委市政府为克服财政困难,设立10亿元的化工产业转型升级引导基金,引导企业实施技术改造,全力搞好员工转岗安置和社保接续工作。

转型虽难,但其中也蕴藏着“转型之机”。兴发集团总经理助理陈晓清说,“我们主动拆除清退沿江化工装置,正是借着长江保护这一东风进行企业的转型升级。早升级意味着早抢占新兴产业市场,就是抓住了先机。”

不止不行、不破不立。“清零”背后不是对化工企业一关了之、一搬了之,而是引导推动企业转型升级,向高精尖、向绿色循环化发展。化工产业转型升级带动宜昌产业格局悄然变化,生态状况明显改善。据悉,2017年,宜昌化工产值占工业比重由2016年的30.6%下降到19.8%,精细化工占化工产值比重提高到20.3%;长江、清江等重要河流国考断面水质全面达标,环境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提高了3.2个百分点。

图2 宜昌市长江沿岸化工企业排放情况 (崔泽昊 摄)

“打工仔”们回乡了,全域发展火了

秭归地处三峡工程坝上库首,是三峡库区的生态屏障,肩负保护一库清水的重任,围绕沿江产业的高质量生态发展,秭归将境内长江岸线打造成了高颜值的“脐橙长廊”。

秭归种植脐橙有2000多年的历史,屈原的一首《橘颂》让秭归的脐橙为世人熟知。但是在2000年前后,由于品种单一,加上上市时间集中,秭归脐橙严重滞销。据悉,以前秋天柑橘集中上市时,根本卖不上价,最低跌到两毛五一斤,当时请工两毛一斤,利润抵不过肥料钱,所以那时候干脆把柑子留在树上。村里很多年轻人外出打工,做起了“打工仔”。如今在柑橘体系专家的指导下,通过改种了“伦晚”等品种,打造精品果园,错峰销售,柑橘售价比十年前翻了20多倍。2017年,秭归已涌现了邓家坡村等脐橙产值过亿元的村3个,产值过5000万元以上的村12个,柑农人平纯收入1.2万元,脐橙被当地柑农形象地称为“黄金果”“柑儿子”。近些年,出去打工的村民们纷纷回来了,因为种植脐橙让他们走上了致富的道路。

秭归县县委书记卢辉说,努力打通脐橙销售的绿色通道,为市场提供优质“黄金果”。现在,秭归县在柑橘产区广泛推广“肥水一体化、有机肥替代化肥、果园种植绿肥、省力修剪、推倒重建、品种改良、抽槽换土”等绿色生态标准化生产技术,发展绿色柑橘基地25万亩,目标是要早日建成三峡库区、乃至全国最大晚熟柑橘生产基地。

图3 秭归县脐橙种植果农

除了销售鲜果,在秭归,以脐橙为原料,还开发了橙酒、橙醋等多个品种,实现了“从花到果、从皮到渣、零废弃综合加工利用”。不仅如此,秭归县依托独有的农产品和楚文化发源地这两个得天独厚的条件,走出了农旅结合的路子,将生态、农业、休闲、观光、文化、旅游烩成“一盘菜”,巧打“农旅融合”牌。

打算通过旅游与农业、文化、林业等相关产业和行业融合共同发展的不止秭归县。

恩施州是湖北唯一的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州,是长江经济带上的重要区域。今年三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促进全域旅游发展的指导意见。目前恩施就是在坚持生态保护、充分利用青山资源的前提下,大力发展旅游产业,实施全域旅游战略,把恩施旅游做成一个响亮的品牌。

恩施是一个集美景、美食、美人于一体的好地方:这里是上古巴文化发源地,土家族苗族等少数民族在此聚居;这里的硒矿蕴藏量居世界第一,富硒土壤面积1.33万平方公里,天然生长的动植物体内大多富含有机硒,被誉为“全球最大天然富硒生物圈”;这里还有神奇的卡斯特地貌,山间谷地星罗棋布。据统计,恩施州2017年全年累计接待游客4900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60亿元。恩施州委书记柯俊表示,“恩施州是一个生态功能区,也是一个限制开发区。我们把全州2.4万平方公里作为一个大景区统一规划打造,把生态文化旅游作为我们的第一支柱产业。”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湖北在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道路上正积极探索新模式,坚决落实中央决策部署,务必时时不忘、久久践行,努力做好“山水大文章”。长江滚滚,任重道远展新猷。

(责编:崔泽昊、邓志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