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特约评论员文章(1999)

 
澳门回归的启示(12月22日)

无理的指责 霸道的行径(12月9日)

与台湾民意背道而驰
———斥李登辉“跨越认知差距”的谬论(11月16日)

早部署 早安排 增强抓好农村基层组织建设
的主动性(11月15日)

认清“法轮功”组织的邪教本质(11月10日)

李登辉再次鼓吹“两国论”
———评所谓“跨越认知的差距”的谬论(11月4日)

值得严重注意的李登辉新动向(9月17日)

我们为什么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9月11日)

李登辉使国民党背负沉重罪责
———评“两国论”列入国民党决议(9月2日)

“特殊两国论”是对亚太和平的公然挑战(8月25日)

反面的教材 现实的课题
———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引起的思考(8月23日)

社会的毒瘤 人民的祸害
———论“法轮功”的严重危害(8月20日)

对话是假 分裂是真
———四评辜振甫7月30日谈话稿(8月7日)

李登辉的“变”与“不变”
———三评辜振甫七月三十日谈话稿(8月6日)

坚持“两国论”就是背叛台湾人民
———再评辜振甫7月30日谈话稿(8月3日)

工人阶级要站在揭批“法轮功”斗争前列(8月3日)

充分认识“法轮功”组织的政治本质(8月2日)

揭批李洪志及其“法轮大法”是一场严肃的政
治斗争(8月1日)

要害是李登辉顽固坚持“两国论”
———评辜振甫七月三十日谈话稿(8月1日)

取缔非法组织 维护社会稳定(7月31日)

台湾当局切莫把两岸关系当儿戏(7月30日)

国际社会没有“两国论”的生存空间
———五评李登辉的分裂言论(7月28日)

诡辩挽救不了李登辉(7月26日)

分裂没有出路
———四评李登辉的分裂言论(7月22日)

绝不允许破坏两岸关系的基础
———三评李登辉的分裂言论(7月19日)

共产党员要做彻底的唯物主义者(7月19日)

分裂国家就是历史罪人
———再评李登辉的分裂言论(7月17日)

李登辉不要玩火(7月15日)

评李登辉的分裂言论(7月13日)

奉劝当今霸权主义照一照历史这面镜子(6月22日)

论美国霸权主义的新发展(5月27日)

是人道主义,还是霸权主义?(5月17日)

用利润指标衡量企业效益
———再论税利有别(5月7日)

税利有别(4月27日)

坚持不懈地开展“百城万店无假货”活动(3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