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美国霸权主义的新发展

  观察家

  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对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进行狂轰滥炸,
并悍然袭击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引起中国政府和人民的极大
愤慨,受到全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的严厉谴责。美国的
这些野蛮暴行,充分暴露了霸权主义的凶恶面目和帝国主义的
侵略本性。

  从世界的范围进行观察就可以看出,美国对南联盟发动这
场武力干涉,并不是孤立的偶然的现象。它是美国在世纪之交
加紧推行其称霸全球战略的一个重要步骤,是美国霸权主义新
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这是当前国际局势中一个值得严重注意
的新动向。

  (一)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后,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
级大国,自恃经济、技术和军事力量强大,趾高气扬,不可一
世,称霸世界的野心急剧膨胀。美国去年12月推出的《新世纪
国家安全战略》就毫不隐讳地声称,美国的目标是“领导整个
世界”,决不允许出现向它的“领导地位”提出挑战的国家或
国家集团。为了实现其独霸世界的战略目标,美国置联合国宪
章和有关国际法与国际公约于不顾,到处插手别国事务。谁不
听它的话,谁不接受它的政治经济模式,它就向谁施加种种压
力,甚至大动干戈,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它在巴尔干、中近
东和世界其他地方不就是这样干的吗!

  (二)在东西两线建立为美国霸权主义服务的军事集团或
军事联盟,构筑由它主导的全球安全体系。在欧洲,美国把北
约作为推行称霸全球战略的重要工具。北约是冷战的产物。华
约解体以后,北约本已失去存在的理由。但美国出于全球战略
需要,非但没有解散北约,反而加强和扩大这个军事集团。北
约成员国已由15个增加到19个,今后还将进一步扩大。美国处
心积虑地为北约制订新战略,赋予它新的使命。经过长期谋划,
4月25日,北约在美国举行首脑会议,通过了“北约战略新概念
”。它的核心内容,是将北约的防区延伸到其成员国的领土之
外,把北约的职能从保卫成员国领土安全,扩大到保卫成员国
的“共同利益”、“共同价值观念”以及预防冲突和处理危机。
按照这个“新概念”,北约的军事干预行动可以不必经过联合
国安理会而自行授权。这样一来,不管美国要捍卫的所谓“民
主价值观”或可以导致危机和冲突的事态出现在世界什么地方,
它都可以利用北约作出“军事反应”。这就说明,北约已从一
个集体防御组织转变为一个冒险性、扩张性和侵略性的军事集
团。这次美国主导北约对南联盟发动的侵略战争,就是北约实
施新战略的一个开端。这是北约第一次在传统防区以外使用武
力干涉别国的内政,开创了北约武装干涉一个主权国家的危险
先例。

  在亚太地区,美国坚持保留10万驻军,强化美日军事同盟,
日本签订了新防卫合作指针。日本众参两院已通过新日美防
卫合作指针相关法案,把美日军事合作的范围扩大到了包括中
国台湾在内的整个亚太地区。矛头所指,昭然若揭。正如日本
国内有识之士所指出,所谓“相关法案”就是“战争法案”。
它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表明在美国的支持和纵容下,日本的一
些当权派企图背离日本宪法规定的战后和平发展道路,追随以
美国为首的军事联盟干涉他国内政,严重威胁亚洲地区的和平
与安全。与此同时,美日还决定合作研发“战区导弹防御系统
”(TMD),构造以攫取军事优势为目的的导弹防御系统。这些
活动,标志着美国推行全球军事联盟战略的重大发展。

  (三)加大军事投入,大力发展高技术武器。苏联解体后,
美国的军事力量在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匹敌,但它仍
嫌不足,大肆扩充军事实力。1999年,美国防务预算开支达27
62亿美元,相当于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日本和中国6个
国家军费总和的1.67倍。美国还决定在今后6年内增加防务预
算1120亿美元。为确保在军事领域的绝对优势,美国公布了“
国家导弹防御系统(NMD)”计划。在海湾战争和对南联盟的武
力干涉中,美国就大量使用了高技术武器,甚至动用国际法禁
用的集束炸弹,把别国当作高技术武器的试验场。美国当局为
军火商谋取超额利润,要发战争财,把军火工业作为它的一个
新的经济增长点。美国宣布,其军事力量必须作好同时打赢两
场地区性战争的准备,必要时不惜单方面使用军事力量。这不
是说说而已,美国已经这样做了。它以打击恐怖主义为由,对
苏丹阿富汗进行导弹袭击,对伊拉克进行大规模空袭,现在
又对南联盟大动干戈。这一切都说明,美国把军事实力作为推
行全球战略和维护经济利益的重要手段。美国动武或以武力相
威胁的倾向在冷战后不是削弱了而是加强了。

  (四)美国企图主导国际经济新秩序,在经济、贸易、科
技、金融等领域建立全球霸主地位。不择手段地最大限度地攫
取利润,是所有垄断资本的本性。美国利用经济全球化的发展
趋势,在世界各地加紧进行经济渗透和掠夺,力图凭借经济、
科技、金融等优势,控制别国的经济命脉,损害别国的经济主
权。它违背平等互利这一国际经济交往中的普遍原则,千方百
计地诱压别国无限度地开放市场,自己却大搞贸易保护主义,
动辄运用超级301条款对别国进行经济制裁。美国把贸易问题政
治化,竭力要把劳工标准、环保和所谓“良政”等涉及他国主
权权限的问题纳入多边贸易协议。美国国会通过达马托法和赫
尔姆斯—伯顿法,明目张胆地谋求治外法权。美国推行金融霸
权主义,利用美元的独特地位,通过印发钞票,影响和操纵汇
率、利率等手段,为自己捞取巨大的经济利益,还力图控制国
际金融体系改革的主导权。在国际贸易和金融组织中,美国起
劲地推进符合其自身利益的贸易投资自由化,试图按照美国的
需要,左右国际经济游戏规则的制订。

  (五)向社会主义国家和第三世界发动新的冷战。东欧剧
变,苏联解体后,美国坚持对华制裁,从政治、经济等方面向
中国施压,企图一举压垮中国。但中国不仅没有垮,反而发展
壮大起来了,以一个社会主义发展中大国的崭新姿态,屹立在
世界民族之林。美国不喜欢中国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不愿看到
中国的发展强大。它对其他一些社会主义国家也施加各种压力
或进行所谓遏制。但是社会主义并没有按照美国为首的西方的
意志和愿望从地球上消逝,经过总结经验教训,经过自我完善
和发展,正在显示出新的生机与活力,前途仍然一片光明。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竭力把自己的社会制度、价值
观念强加给发展中国家,到处推行它们的议会民主、多党制和
经济模式,使广大发展中国家吃尽了苦头。美国打着它们所谓
的“自由”、“民主”、“人权”等旗号,肆意干涉发展中国
家的内政。美国连年在联合国人权会上提出别国人权提案,企
图充当“人权法官”,对发展中国家进行“审判”。美国还公
开扬言要推翻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合法政权,支持一些民族分裂
势力和某些宗教势力制造事端,借口所谓“民族自决”,肢解
别的主权国家。1989年底,邓小平同志就曾指出:“我希望冷
战结束,但现在我感到失望。可能是一个冷战结束了,另外两
个冷战又已经开始。一个是针对整个南方、第三世界的,另一
个是针对社会主义的。西方国家正在打一场没有硝烟的第三次
世界大战。所谓没有硝烟,就是要社会主义国家和平演变。”

  (六)美国等西方国家向公认的国际法准则挑战,提出种
种荒谬论调,为推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制造新的“理论”。
它们大肆鼓吹什么“人权高于主权”、“主权有限论”、“人
道主义干预论”、“新干涉主义”、“为价值观而战”等谬论,
目的都是力图使它们的霸权行径“合法化”。这些论调同希特
勒当年提出的“生存空间论”和“种族优越论”可谓异曲同工。
究其实质,就是要打着“人权”、“人道主义”的幌子,大肆
扩张其政治、经济势力范围,推行新殖民主义。说穿了,就是
要以霸权代替人权,以霸道代替人道,以霸主代替民主,用炮
舰践踏和平。美国为推行霸权主义,对别的主权国家已不满足
于进行政治施压、经济制裁和文化渗透,甚至不惜发动战争。

  美国还凭借在信息和传媒领域的绝对优势,欺骗世界舆论
和本国人民,为霸权主义张目。在这次科索沃危机中,美国一
方面开动其全部宣传机器,大肆歪曲和渲染南联盟政府搞什么
“种族清洗”,而闭口不谈北约的狂轰滥炸给包括科索沃人民
在内的南联盟全国人民带来的空前灾难;一方面竟悍然袭击南
斯拉夫电视台,企图阻止南联盟新闻机构向世人报道事实真相。
这哪里有一丝一毫它们鼓吹的所谓“客观公正”、“新闻自由
”的影子呢?

  美国霸权主义的新发展,是由其帝国主义的本性所决定的,
有着深刻的国内、国际和政治、经济根源。美国经济连续9年保
持增长,在政治、经济、科技和军事领域具有明显优势,美国
垄断集团必然要求进一步向外扩张。美国统治集团认为,如何
保持它独一无二的霸主地位是21世纪美国全球战略的最重要目
标。美国在海湾战争中得逞,在其他地区搞霸权主义也有所得
手,更加助长了它的嚣张气焰。从世界范围看,冷战结束后,
国际力量对比发生重大变化,特别是在军事领域,世界上没有
别的国家可以同美国进行抗衡。加之世界各地的民族、宗教问
题错综复杂,美国居心叵测,竭力加以利用。美国正是利用这
个战略时机,通过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手段,向全世界
大肆扩张,企图加紧构筑在国际事务中由美国一家说了算的“
单极世界”,并由美国霸权主义来主宰21世纪的世界秩序。

  但是,美国霸权主义的如意算盘是不可能得逞的。维护世
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是世界人民的普遍要求和强烈愿望。
世界走向多极化,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这一趋势的发展过
程可能出现曲折和起伏,但多极化的发展潮流是任何力量也阻
挡不了的。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不赞成或反对由一个国家或
国家集团垄断国际事务。美国虽然拥有超级国力,但并不能完
全为所欲为。美国推行新霸权主义的实质和要害是要建立以美
国为主导的国际秩序,对此,广大发展中国家不答应,就连美
国的盟友也不会答应。欧洲多数国家反对美国企图建立“单极
世界”,不愿听从美国的摆布,同美国的利益冲突与矛盾正在
发展。美欧围绕欧洲事务主导权之争并没有停止。美与日欧的
经济贸易磨擦不断发生,有时还很激烈。美俄战略利益冲突加
剧,在众多问题上存在着矛盾。美国企图把自己的社会制度和
价值观强加于社会主义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肆无忌惮地干涉
别国内政,只能激起它们的强烈抗争。帝国主义、霸权主义总
是过高地估计自己的力量,过低地估计世界人民的力量。这就
决定了它们必然事与愿违,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侵略南联盟
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气势汹汹,想一口把
南联盟吃掉,但它们已经发现自己深陷泥潭。北约的兵力是南
联盟的37倍,财力是南联盟的696倍。但弱小的南斯拉夫不畏强
权,顽强抵抗,使貌似强大的北约骑虎难下,丢尽了脸面。美
国使尽一切手段,企图搞垮伊拉克等国家,也没有得逞。

  美国推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是威胁世界和平与稳定的
主要根源,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不义之举,在世界上很不得人
心。当前,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反对以大欺小,以强凌弱,以
富压贫的呼声日益高涨。西方和美国国内的反战情绪也在上升。
广大中小国家独立自主的倾向在发展。穆斯林国家也不会听从
美国的摆布。这都是对美国推行霸权主义的有力牵制。无数历
史事实表明,霸权主义可能逞雄于一时,但不可能长久肆虐下
去。正如邓小平同志指出的:“现在出现的新的霸权主义、强
权政治,是不能长久维持的。少数国家垄断一切,这种形式过
去多少年没有解决任何问题,今后也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可
以肯定,霸权主义在冷战时期没有达到称霸世界的目的,在冷
战后新的形势下也同样达不到目的。历史是公正的,新殖民主
义、新霸权主义不会比老殖民主义、老霸权主义有更好的下场。

  世界是属于世界各国人民的。在本世纪,经过世界人民的
共同努力奋斗,老殖民主义体系已经土崩瓦解。在新的世纪里,
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决不会允许新殖民主义、新霸权主
义重新主宰世界。“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美
国霸权主义自以为时来运转,可以横行霸道。但它错误估计了
形势,打错了算盘。它失道寡助,最终好运不长,逃脱不了彻
底失败的厄运。

《人民日报》 (1999年05月27日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