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强国”之一

强国论坛,,我欲罢不能!

文章作者:[于是乎
] 2000-05-08



强国论坛诞生一周年了。因为她的诞生与一桩国耻有关,所以网友们写的大都是纪念文章而不是贺岁文章。这气氛比较凝重,俺本来不想多嘴的,因为去年这个时候,俺还不会上网呢。不过,俺自从上网以后,就一头扎进这强国论坛不能自拔,对这个坛子确实有些感情,还是写几句算一份贺礼吧。

去年这个时候,从电视上看到使馆被炸的消息,感到很吃惊,很气愤。俺到现在也不敢断定究竟是不是误炸,但倾向于误炸的成分多一点。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俺当时上了网,恐怕也会被骂为卖国贼的吧。

还是说俺跟强国论坛吧。过了不久俺就学会了上网,早就听说网上有个叫BBS的东东,可以在那上面自由发言,俺最向往的就是这个啦。一上网就看到本地169网上的“抗议论坛”,说实话,一看这标题,俺根本就没有进去的打算。接下来进了《电脑报》的论坛,俺在《电脑报》上曾看到关于“红客”的文章,很反感,就在那里给《电脑报》写了一封信,挖苦了他们几句,原文记不清了,反正大意就是反对电脑报鼓励非法手段,红客就是黑客,你现在纵容他们,当心将来“红”到你们自己头上。

这是俺在网上发表的第一篇文章,而且当时很害怕,怕得罪了“红客”被他们“红”一把。所以写完之后再没敢去过那里。

后来又去过一些论坛,也看到了大量闻所未闻的新闻,逐渐找到一点“网”的感觉。再后来,不知怎么瞎撞,就撞到了这里,这时候已经是“强国论坛”而不是“抗议论坛”了。这个地方之所以能吸引俺,是因为《人民日报》已经给俺留下很不好的印象,没想到这里居然允许胡说八道。一看那些笔名:“不管我的事呀”、“屠美刀杀英剑”、“嘴上不说心里想”、“小耗”,呵呵,真是“一点正经没有”。正是人民日报与它所办的论坛之间的强烈反差吸引了俺,而且这里的信息量非常大,几乎可以不用去看别的新闻网站了。从此就在这里下马常驻啦。

在强国论坛看帖子,一开始最注意的是“不管我的事呀”。他上的帖子实在太多,大都是新闻类,看得很过瘾。俺这时候刚学会使用伊妹儿,就试着给他发了一封,大意是问他从哪里搞到这么多这么及时的新闻和文章。他也给俺回了信,这也是俺从网上收到的第一封信。此后俺就打算发言了,说老实话,本来是想给人民日报添点乱的,呵呵。注册了一个笔名,只发了一句话,是什么话俺也忘了,反正不是革命派说的话。第二天再上来,居然想不起来自己注册的密码,于是乎,郑重地在一张纸上重新划了几个笔名,最后确定,就叫“于是乎”,并且把密码也写在纸上,以免再忘。这大概是九月份的事了。

俺开始在强国论坛写文章。刚开始没经验,写的东西也没留底,刚贴上去没几分钟就被删了,只好重写。尽管俺知道俺写的那种东西被删掉一点也不奇怪,但还是非常恼火,记得当时删俺的帖子刀最快的是aiai,十篇里有七八篇都是她删的。俺几乎要丧失信心了,打算到别的坛子去,正好这时候曾凡斌的《龙之梦》开张了,俺就到他那里用“老支书”的笔名写了几篇,都是批文革的。到强国论坛来,就只看看帖子,写一点零字帖,免得白辛苦。不知是谁,把俺在《龙之梦》上写的《文革是大民主吗?》转贴到强国论坛,遭到常仁同志的批判,俺就开始反驳,一来二去,俺对常同志也产生了好感,而且两人的对驳文章均被收入《网友之声》,这个时候,俺觉得论坛好像比以前开放多了,俺又开始在强国论坛大写特写,俺的文章的死亡率也逐渐降低。

接下来打的一仗是跟公共先生争论“社会主义”,俺自然又是反派。再后来,跟常仁同志的嘴仗越打越激烈,中间还跟左知非先生关于国企争论得不可开交,再后来,就是跟数学先生争论民主。总之,俺这个好斗人物还是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头上戴满了各种各样的大帽子(贬义)或高帽子(褒义)。

不管怎样,俺是在强国论坛写文章的过程中才发现,俺还不算太差劲,混在这群高学历的网友中间,俺自己不说,谁也看不出俺念过几年书,呵呵,不免产生一点洋洋得意的感觉。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在这上面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一点效益也没有,而且还找骂,不但被网友骂,还要被老婆骂(相比之下,老婆骂得要温柔一点),所以一直有戒网的打算,中间也试过一回,结果不行,那份难受,俺估计戒毒也不过如此吧。现在,强国论坛已经开办一周年,俺也在这里混了七八个月,觉得这个论坛的版主和网友都很可爱,现在挨骂或被删也不怎么生气了,可见这里还有点修身养性的功能,很不错。

俺用不着在这里论述强国论坛存在的伟大意义,衷心祝愿强国论坛越办越好,干脆,喊一声:
强国论坛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