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工作报告(之二)

  

  周恩来

  显而易见,如果没有这些运动的胜利,便不可能在
新中国成立不久的短短时间内,就取得社会主义革命的
基本胜利。这些运动都是在党的领导下以群众性的斗争
形式进行的,因为不采取这种形式,便不可能把广大人
民群众动员起来取得运动的胜利,同时也不能使群众在
运动中得到锻炼,提高觉悟,为三大改造铺平道路。由
此可知,对于五大运动无论就其成绩来说,也无论就其
进行的形式来说,都是不应该怀疑的。五大运动的胜利
保证了三大改造能够顺利地进行。三大改造本身也是有
准备有步骤地进行的。对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是经过
了从互助组到低级合作社再到高级合作社的发展过程。
对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是经过了从供销小组、分散
生产联合经营等低级形式到手工业合作社的高级形式、
从小规模的手工业合作社到规模较大的手工业合作社的
发展过程。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是经过
了从加工订货、统购包销到部分的公私合营再到全行业
的公私合营的发展过程。同时,三大改造又是相互联系
配合起来进行的。了解了上述五大运动和三大改造的历
史发展过程及其相互关系,就可以了解在涉及六万万人
民生活的历史大变革后的第一年,工农业生产不仅能够
正常进行而且能够获得很大发展的根本原因。

  在上述巨大的群众性运动中,在具体工作上是发生
过一些偏差和错误的。政府对于这些偏差和错误,有的
已经作了检查和处理,有的正在检查。我们欢迎全国人
民继续提出批评和建议。当然,我们在检查偏差和错误
的时候,要分析主观的和客观的原因,要分析在当时那
些偏差和错误是可以避免的,那些是不能完全避免甚至
是无法避免的。这样,我们才能判明这些偏差和错误的
性质、程度和范围。对于那些在当时条件下确实可以避
免的偏差和错误,我们必须引以为戒,坚决纠正;对于
在运动中受到不应有的损害的人,我们应该公开向他们
道歉;在运动中没有处理完毕的问题,现在应该由有关
机关迅速予以处理。

  但是,历次运动中发生的偏差和错误,是掩盖不了
当时产生这些运动的客观需要和历次运动的基本成绩的
。以思想改造运动来说,由于这个运动也是以群众运动
的形式进行的,某些问题的处理是比较粗糙的,因而损
伤了一些从旧社会来的、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的自尊心
。但是,通过思想改造运动,确实帮助了知识分子的绝
大多数基本上渡过了社会主义革命这一关。在这次整风
运动中,知识分子的绝大多数都表示赞成社会主义,就
是证明。再以肃清反革命运动来说,在政府历年来处理
的反革命分子中,计有以下四类:(一)因积恶累累民
愤极大而判处死刑的占百分之十六点八,其中绝大多数
是从解放后到1952年判处的,这在当时是绝对必要
的;(二)实行劳动改造的占百分之四十二点三,其中
已经刑满释放或者安置生产的占百分之二十五点六,现
在在押实行劳动改造的占百分之十六点七;(三)实行
管制的占百分之三十二,其中已经解除了管制的占百分
之二十二点九,现在仍管制的占百分之九点一;(四)
逮捕后宽大处理、教育释放的占百分之八点九。由此可
知,在这些反革命分子中,有百分之五十七点四是经过
劳动改造或者宽大处理而得到释放和撤消了管制的,他
们已经获得了重新做人的机会,其余仍在劳动改造或者
管制中的,只要他们认罪守法,老老实实地接受改造,
也将会得到重新做人的机会。根据政府的初步检查,对
这些反革命分子的处理,有偏差的是极少数,而绝大多
数是完全正确的。有人认为肃反的偏差竟达到百分之九
十以上,这是完全没有根据的。毛泽东主席已经提出还
要对这一运动进行一次检查,我们相信,检查的结果会
继续证明这一点。

  过去进行的五大运动,或者是民主革命的彻底完成
,或者是社会主义革命的组成部分。因此,决不能拿革
命运动中个别的乃至部分的错误来动摇革命运动的成果
。即使在个别单位甚至个别地区发生的错误比较严重,
也依然不能否定这些运动的成果。党和政府每当提倡一
种运动的时候,都是根据客观的迫切需要,经过慎重研
究和典型试验才提出的,而每次运动又动员了广大群众
参加并且得到他们的拥护。这样就保证了运动的成绩是
基本的,偏差和错误是个别的。有人认为,如果我们说
这些运动的成绩是基本的,偏差和错误是个别的,这就
是“教条主义”,这就是“公式”和“新八股”。实际
上,这些人提出反对“教条主义”、反对“公式”和“
新八股”等等口号,就是为了夸大错误、抹煞成绩,引
导一些立场不稳或者不明是非的人把这些个别性质或者
部分性质的偏差和错误,看成是这些运动的根本性质或
者全面性质的错误,以达到他们动摇革命运动成果、反
对社会主义革命的目的。

  我们说社会主义革命基本上胜利了,大规模的急风
暴雨式的群众阶级斗争基本上结束了,但是这并不是说
,阶级斗争已经结束了。我们现在着重地提出要正确地
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但是这并不是说,现在就没有敌我
矛盾了。应该指出,目前在国内还有阶级存在,地主阶
级、官僚资产阶级虽然已经早被消灭,但是这些阶级的
分子,还正在劳动中、生活中改造着,而他们固有的阶
级思想和阶级感情,还不可能完全改变。私营工商业者
的绝大部分虽然参加了公私合营,但是由于他们还拿定
息,对工人阶级还有剥削关系,因而资产阶级的两面性
依然存在。例如,有人主张或者赞成把股息延长到二十
年,有人想要把二十年的股息一次付清,有人说股息不
是剥削,仅仅是“不劳而获”,说资产阶级分子和工人
阶级分子已经没有本质的差别,甚至说“官僚主义是比
资本主义更加危险的敌人”。这些谬论都是由于资产阶
级的唯利是图、贪得无餍的剥削思想的一面在作祟,都
是为资本主义复辟的企图打掩护。有少数资本家主张公
方代表退出公私合营企业,更是拒绝社会主义改造的一
种露骨的表现。这不是明明白白地表明资产阶级还存在
着两面性吗?这不是明明白白地说明资产阶级分子还有
继续改造的必要吗?对资产阶级分子的社会主义改造,
就是要他们进行自我批判,逐步改变资产阶级的立场和
思想感情,也就是要他们得到“脱胎换骨”的本质改造
。要作到这一点,又非经长期的改造功夫不可。这对绝
大多数愿意接受社会主义改造的工商业者来说,又有什
么不好呢?现在不是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工商业者认识到
了这一点吗?由上述情形看来,在人民内部矛盾中,目
前还存在着资产阶级同工人阶级对抗的一面,还存在着
严重的阶级斗争,更不必说在人民内部之外,还存在着
我们同国内的反革命分子和国外的帝国主义的敌我矛盾
了。正如大家已经明白看到的,在这次整风运动中,有
思想斗争,也有政治斗争。因此,当我们正确处理人民
内部矛盾的时候,绝不能无视还有阶级斗争的存在,也
不能无视还有敌我矛盾的存在。巩固社会主义革命的成
果,继续进行和彻底完成社会主义改造,还是我们今后
的一项重要任务。

  二、关于社会主义建设

  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是同社会主义革命同时进行的
。在我国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中,我们已经
正确地规划了建设和改造相结合的步骤。而1956年
,伴随着社会主义改造的高潮的到来,我国的社会主义
建设有了一个跃进的发展,经济事业和文教事业的发展
规模和速度,都大大地超过了五年计划的前三年,有些
甚至超过了前三年增长的总和。

  现在我举出一些数字说明这个情况。

  我国的工业总产值(不包括手工业产值,下同),
在五年计划的前三年共增加了一百七十七亿元,而19
56年这一年就增加了一百三十九亿元。正是由于这种
迅速的发展,1956年的工业总产值达到了五百八十
六亿元,超过了五年计划所要求的1957年的指标。
从主要工业产品看,钢产量前三年共增加了一百五十万
吨,而1956年就增加了一百六十一万吨。金属切削
机床的制造,前三年由于调整设备和改变型号的原因,
虽然在台数上比1952年没有显著的增加,但是在新
的品种增加和质量的提高方面,都有了很大的发展,到
1956年,在这一新的基础上,又比1955年增加
了一万二千二百多台。此外,如电力、煤炭、石油、化
学肥料、水泥等重工业产品,1956年的产量比前三
年的年产量都有较多的增加。喷气式飞机、载重汽车、
大型发电设备和单轴自动车床等重要新产品也都是在这
一年制造成功的。轻工业生产由于1955年农业丰收
的有利条件,增长速度很快。例如,棉纱产量前三年共
增加了三十五万件,而1956年就增加了一百二十七
万件;棉布的产量前三年共增加了二千零五十万匹,而
1956年就增加了四千三百万匹;食糖产量前三年共
增加了十六万吨,而1956年就增加了将近十一万吨。

  1956年,我国的农业在严重的自然灾害中,如
前所说,总产值仍然增加了二十七亿四千万元,超过了
前三年平均每年增加二十三亿八千万元的水平。195
6年,在国家和农业合作社的通力合作下,农业建设有
了很大的发展。前三年共开垦荒地三千六百万亩,而1
956年就开垦荒地二千九百万亩;前三年扩大的灌溉
面积共四千一百多万亩,而1956年就扩大了一亿多
亩。

  1956年全国完成了将近一百四十亿元的基本建
设投资额,等于五年计划规定的投资总额的三分之一,
因而改变了前三年基本建设投资只完成五年计划一半稍
多的情况,使前四年完成的比重达到百分之八十六,这
就保证了第一个五年的基本建设计划能够超额完成。1
956年新增加的钢的生产能力,就有一百四十二万吨
;新建和修复的铁路,就有三千一百零八公里。

  同生产和建设的迅速发展相适应,1956年在运
输方面和贸易方面,也都有很大的发展。全国现代运输
工具前三年的货运量共增加了一亿一千二百万吨,而1
956年就增加了九千三百万吨;商业机构零售总额前
三年共增加了一百一十三亿元,而1956年就增加了
六十二亿元。

  1956年文化教育事业也有了很大的发展。

  显然,1956年的建设成就是极其巨大的。这就
使国家有比较充足的力量来支援新生的合作社经济和公
私合营经济,从而加强了社会主义经济的阵地,巩固了
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同时,又保证了我国第一个五年
计划的各项指标有可能比较顺利地完成和超额完成,从
而准备了实行第二个五年计划的有利条件。

  1956年政府对国家建设工作的安排,总的说来
是正确的,但是也存在着不少的缺点和错误。这些缺点
和错误,将要在李先念、薄一波两位副总理代表国务院
分别作的关于国家预算的报告和关于国民经济计划的报
告中详细指出。1956年预算开支中的某些项目和国
民经济计划中的某些指标,是大了一些。从财政方面说
,执行国家预算的结果,当年支出超过当年收入十八亿
三千万元,动用了历年财政结余十六亿五千万元,并且
从银行透支了一亿八千万元,银行发行货币也多了一些
,因而动用了库存物资大约二十亿元。从经济和文教方
面说,基本建设投资多了十五亿元到二十亿元,同时,
职工的人数增加多了,高等和中等学校的新生也招多了
,一部分职工的工资也增加得多了一些。因此,虽然1
956年我国生产资料工业的产值增长了百分之四十一
,生活资料工业的产值增长了百分之二十二,但是这两
种物资的供应都较紧张,并且减少了国家的物资后备力
量。在造成物质供应紧张的原因中,主要是基本建设投
资额大了一些,“摊子”铺得多了一些,这样就多增加
了财政的开支,多增加了职工人数和工资总额,也就多
增加了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消耗。

  对于1956年的基本建设工作,我们应该进行具
体的分析。由于许多建设项目在前三年已经完成了土木
建筑工程,需要在1956年进行大量的设备安装工程
,另有许多项目已经完成了设计和施工准备工作,需要
在1956年开始大量施工,并且还由于设计和施工力
量的壮大,设备自给能力的增长,需要在1956年安
排一些新的项目,这样,就使基本建设的项目大大地增
加了。现在从建设项目来看,大多数是安排得恰当的,
有小部分动工过早了,或者进度过快了,也有个别项目
,是安排得不恰当的。不恰当的项目,显然是错误的。
那些动工过早和进度过快的项目,在当年确实造成一些
损失,但是,对于长远的建设事业还是需要的。同时,
有一些项目,主要是一些非生产性的项目,由于建筑标
准过高,造成不少浪费。这些,都应该引为教训,今后
力求避免。

  由于基本建设投资多了所造成的某些物资供应紧张
的情况,我们在1956年的第二、三季度就已经开始
察觉,并且采取了一些措施,制止了供应紧张情况的继
续发展。以后在编制1957年的国民经济计划草案和
国家预算草案的时候,我们就吸取这个教训,缩减了一
部分基本建设投资,适当地增加了国家的后备。

  这次提交大会审议的1957年度的国家预算草案
和发展国民经济计划草案的各种数字表明,我们的社会
主义建设事业是以既积极又充分可靠的步骤向前发展的
。1957年的国家预算收入比1956年增长近百分
之二;为了避免象去年那样在财政上出现赤字的现象,
国家预算支出比1956年减少百分之四。1957年
的工业总产值比1956年将增长百分之四点五,达到
六百零三亿元。农业总产值比1956年将增长百分之
四点九,达到六百一十一亿元。基本建设投资缩减为一
百一十一亿元,它虽然比1956年减少百分之二十;
但是比五年计划原定的1957年投资还多十四亿元,
五年合计,仍然超过五年计划原定数约五十亿元。在1
957年已经过去的五个多月时间内,预算和计划的执
行情况,一般地是良好的。如果全国人民能够厉行增产
节约,贯彻执行勤俭建国方针,争取农业丰收,而不遭
受大的自然灾害,那么我们就能够顺利地完成1957
年的各项指标,也就能够保证完成和超额完成我国第一
个五年计划,从而奠定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初步基础。关
于我国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二个五年计划,中国共产党第
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了建议,国务院接受了这个建议
,并且正在由有关部门具体制订中。

  应该指出,我国在第一个五年计划建设中所已经取
得和将要取得的伟大成就,是同苏联人民和苏联政府的
援助分不开的。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苏联帮助设计
和供应设备的共有一百五十六个建设项目,苏联给我国
提供了大量的长期的优惠贷款,并且派遣了大批的技术
专家帮助我们进行各项建设工作。这种真诚的援助,值
得我们再一次向苏联政府和苏联人民表示衷心的感谢。
现在还有人企图抹煞苏联对我国真诚援助的巨大意义,
这显然是在有意挑拨中苏友谊,破坏国际团结,从而破
坏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

  对于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最近一个时期,有
些人却有着不同的看法和估计。

  有人认为,我国的发展国民经济计划在1956年
全面冒进了,在1957年又全面冒退了。很明显,这
种意见是不正确的。我国1956年的计划,是在改造
和建设的高潮中拟定的。社会主义革命的基本胜利,大
大鼓舞了劳动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积极性,他们纷纷要
求增加生产,提高工作定额。1955年农业的大丰收
,又为国民经济的发展准备了物质条件。同时,基本建
设发展到了五年计划的第四个年度,也确实有扩大规模
的必要。这些情况,都说明我们不但需要而且有可能加
快建设的速度。1956年的计划就是适应这种情况,
采取了跃进的步骤,而且在各方面取得了如前所说的巨
大成就。不错,某些指标是大了一些。但是,这是属于
局部性质的缺点。即使以基本建设投资多了十五亿元到
二十亿元来说,也只占去年全部支出的百分之五到百分
之六,仍然是局部性质的缺点。因此,决不能说195
6年的建设是全面冒进。1957年,由于去年农业收
成的情况不好,同时国家的财政和物资的后备力量也有
减少,在这种情况下,适当地放慢建设的步骤,积蓄力
量,准备今后更好地前进,是完全必要的,这决不是全
面冒退。我们应该懂得,任何事情都不会是直线发展的
。随着客观条件的变化,发展速度总会有快有慢,并且
常常会出现不平衡。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发展也是这样
。尤其是象我们这样人多且穷的国家,由于农业的比重
很大,自然灾害时常发生,要求国民经济年年都毫无起
伏地按照同样的速度向前发展,这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想
法。

  有人认为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搞坏了,这是完全错
误的。无论从工业生产、农业生产、基本建设、文化教
育或者财政收支那一方面来看,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都
是成功的,是搞好了而不是搞坏了。以1957年的计
划数字同1952年的实际数字作比较,我国的工业总
产值增长一点二倍,即增加三百三十三亿元。以钢的产
量来说,第一个五年合计将达到一千六百三十万吨,而
旧中国包括日本侵略时候的东北在内,从1900年到
1948年,四十九年合计的钢产量不过七百六十万吨
。当然,拿目前我国钢的产量同工业发达的国家的产量
来比还是很低的。因此,优先发展重工业同时充分注意
发展农业和轻工业的方针,今后仍然应该继续坚持。我
国1957年的农业计划如果完成,农业总产值比19
52年将增长百分之二十六,即增加一百二十七亿六千
万元。以粮食和棉花来说,1952年到1956年五
年间的实际产量合计,粮食为一万六千五百八十亿斤,
棉花为一亿三千万担,而旧中国从1932年到193
6年五年间是我国解放前农业收成比较好的年份,粮食
产量合计只一万三千亿斤,棉花产量合计只六千零五十
万担。不要忘记,在1952年到1956年这个期间
,还有两个大的灾荒年。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内,我
们开工建设的有八百多个限额以上的工业企业,许多水
利工程和铁路工程以及长江大桥工程等等,规模都比较
大,技术都比较新,其中由苏联帮助设计和供应设备的
一百五十六项建设工程,在技术上都是头等的。这些建
设工程对我国的社会主义工业化事业和农业生产的发展
,不仅在第一个五年内已经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而且在
今后将要发挥更大的作用。这些建设工程,多数都是旧
中国时代所不能想象的。第一个五年期间铁路共新建八
千五百公里,而国民党政府在二十二年的统治期间只修
建了二千六百多公里。我国的文化教育事业在这期间也
有了巨大的发展,例如高等学校的毕业生,第一个五年
合计为二十八万人,这就为新中国培养出大批的建设人
材,而旧中国从1912年到1947年,三十六年合
计不过二十一万多人。拿财政的情况来说,第一个五年
合计的财政收支各为一千三百六十九亿一千四百万元,
收支是平衡的。其中国外借款收入三十一亿元,只占国
家预算收入的百分之二点三。这充分地说明了我国基本
上是依靠内部的积累进行了大规模的建设的。五年的财
政支出,用于国家建设事业的约占百分之六十以上;经
济建设事业和社会文教事业的支出的比重是逐年增加的
,行政和国防支出的比重是逐年降低的。这就充分地证
明了我国的第一个五年计划,是和平的经济建设和文化
建设的计划。我国在进行大规模建设的同时,由于生产
的发展,人民生活有了相应的改善,这一点,我将在报
告的下一部分加以说明。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的伟大成
就,是无可否认的。那种说第一个五年计划搞坏了的人
,他们对社会主义事业抱着敌对的态度,故意抹煞全国
人民辛勤劳动的成果。这样的人,他们最不高兴社会主
义计划经济而向往资本主义经济。但是,他们的困难是
,全国广大人民并不站在资本主义那一边,而是坚决地
站在社会主义这一边。

  有人认为统购统销糟透了,这是直接地攻击了社会
主义经济制度。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在中国是为六万万
人的生活着想的,这同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只顾少数人
发财享受不顾多数人死活,是根本不相同的。我国人口
众多,经济还很落后,生产消费品的供应因而不能很充
足;我国的农业,有时丰收,有时歉收,并且往往这里
丰收,那里歉收,为了照顾这种不平衡情况,必须在丰
收的年份和地区照顾到歉收的年份和地区,并且还必须
准备应付特别严重的自然灾害和其他意外;我国的工业
和运输业的建设正在大规模地进行,城市人口也在不断
增加;这种种情况,说明了在我们这样的国家里,如果
不对粮食和其他主要生活消费品实行统购统销,进行合
理的分配,那么,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就无法保证,社
会主义建设的事业就无法顺利进行。因此,对于粮食和
其他主要生活消费品的统购统销,是我国社会主义经济
在分配方面的一项重要政策。四年来实践证明,这个政
策保证了城乡人民都能够得到他们所最必需的价格合理
的生活消费品,免受私商的剥削,即使在发生灾荒的年
份和灾害严重的地区也是如此。这个政策支援了工业建
设,保证了市场的稳定,从而有助于我国社会主义事业
的顺利发展。怎么能够认为统购统销糟透了呢?抱有这
种观点的人,不是贪图少数人的自由享受,便是迷恋资
本主义的自由竞争,想达到个人发财的目的。我们批判
这种错误观点,并不是否认在统购统销方面存在着某些
缺点。例如对粮食的统购统销工作,一度曾经因为供应
过宽,不得不增加收购,在某些地区就发生购粮过多、
留粮过少的现象。又如,对棉布的统销工作,去年棉布
增产较多,供应宽了一些,今年棉布减产,不得不减少
供应。这都是由于政府在工作中瞻前顾后和统筹安排不
够所产生的缺点。对于各种缺点,政府将继续注意检查
和改正。

  有人反对学习苏联经验,甚至认为我国在建设工作
中发生的缺点和错误,也是学习苏联的结果。这是一种
极端有害的看法。我们认为,向苏联学习是完全必要的
,问题在于我们自己如何学习。如果学习得不好,责任
完全在于我们。苏联是世界上第一个建成社会主义的国
家,有着丰富的先进经验,我们从事社会主义建设,不
向苏联学习,难道向美国学习建设资本主义的经验么?
事实上,正是因为我们认真地学习了苏联的先进经验,
才使我们的建设工作少走了许多弯路,获得了很大的成
绩。当然,我们不应该硬搬别国的经验,即使是他们成
功的经验,也必须有所选择,并且在运用的时候,还必
须同本国的具体情况结合起来。我们正在做前人所没有
做过的事业,当我们还没有经过实践的时候,对别国的
经验要选择恰当并不容易,要做到同本国的具体情况相
结合就更不容易。提高选择能力和学会正确运用,不但
要有一定的时间,而且可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如果学
习得好,可以缩短时间,也可以少付代价。因此,我们
必须继续努力,批判和克服教条主义的学习方法。同时
,我们又必须批判那些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和苏联
的先进经验都当作教条而加以否定的修正主义观点。而
在目前,正当右派分子用修正主义反对社会主义的时候
,我们反对修正主义就有更重要的意义。应该肯定,在
今后我们还要认真地向苏联学习,向一切社会主义国家
学习。当然,其他国家一切对人民有益的知识和经验,
只要有可能,我们也都要加以学习。

  下面我想对于教育改革和向科学进军两个问题讲一
些意见。

  关于教育改革问题。

  一定的文化是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在观念形态上
的反映,并且是为这种政治和经济服务的。旧中国的教
育,主要是推行奴化教育、封建教育和资产阶级教育,
是为帝国主义和国内少数统治阶级服务的。新中国的教
育与旧中国的教育根本不同,必须反映社会主义的新政
治、新经济,必须为广大劳动人民服务,必须适应我们
国家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的需要。因此,我们
就有必要对接收过来的旧教育作根本性质的改革。几年
来,我们作了这样的改革,并且有了很大的成绩。这是
必须肯定的。今后随着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和社会主义
建设的发展,我们还应该继续进行某些必要的改革。过
去,教育部门在实行教育改革的时候,也发生过若干偏
差,主要是否定了旧教育的某些合理的部分,对解放区
革命教育的经验没有做出系统的总结,加以继承,并且
在学习苏联经验的时候同我国实际情况结合不够。这些
缺点今后应该改正。但是,如果有人因为教育改革中有
这些缺点,就否定教育改革的成绩是基本的,甚至根本
否认教育改革的必要性,企图使今天的教育走回到旧中
国教育的老路上去,那是完全错误的。

  在教育改革中比较突出的一个问题,是高等学校的
院系调整和教学改革的问题。旧中国的高等学校,由于
要适应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统治的需要,畸形地集中在
沿海大城市,而且大多数院系庞杂重复,培养目标笼统
模糊。各科中工科所占的比重很小,教学内容绝大部分
是袭用资本主义国家的一套。旧教育的这种情况根本不
能适应我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需要。同时,在解放后头几
年的国际形势和内地新工业基地的建设,又要求有一部
分学校实行内迁。在这种情况下,教育部门和各个高等
学校几年来进行了院系调整和教学改革的巨大工作,使
我国高等教育的面貌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大体上能够适
应培养社会主义建设人材的需要。但是,教育部门在进
行调整和改革的过程中是有缺点的,例如,对某些学校
安排不当,对老教师的意见和经验重视不够等等。我们
应该很好地总结这些经验,肯定成绩,克服缺点。今后
应该力求保持高等学校的稳定,以利于教学质量的提高
。并且要更好地结合我国的实际,稳步地改进现有的专
业设置、教学计划和教材。

  (《人民日报》1 9 5 7 0 6 2 7 第2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