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工作报告(之四)

  

  周恩来

  关于人民的文化生活问题。

  我们国家的文化水平是落后的,文盲大约占人口的
百分之七十以上。解放以后,我们就积极地推行扫盲和
普及教育。在校的小学学生已经从1949年的二千四
百多万人增加到1956年的六千三百多万人。从19
49年到1956年,全国扫除文盲二千二百多万人。
从1951年到1957年,国家用于普及教育的经费
将近四十九亿元,占全部文教经费的百分之二十四强,
占全部普通教育经费的百分之五十四强。这样的发展是
相当迅速的。但是,仍然不能满足学龄儿童按时入学的
要求。除了国家办学以外,我们应该积极提倡集体办学
,个人办学,充分地发挥社会集团和群众的力量,以补
充国家力量的不足。过去在扫盲工作上,有过忽起忽落
的毛病,在小学和幼儿教育上,有过部分待遇过高的错
误。这些,现在都在改进中。我国人民的文化生活也有
了很大的改善,今后我们应该在“百花齐放、推陈出新
”的方针下更加充分地发挥文化艺术工作者和广大人民
群众的创造性和积极性。国家只能集中地举办少数的示
范性的文艺和体育事业,并且引导他们走向自给。对于
大量的各种文化艺术事业,应该提倡文化艺术工作者自
力经营。经验证明,过去完全由国家包下来的想法和办
法是不妥当的。更重要的是在广大群众中广泛地开展业
余的文艺和体育活动。国家举办、自力经营、群众业余
这三个方面的文艺和体育活动队伍,应该通过实践相互
学习和提高,以逐步地满足人民对于文化生活的需要。

  在改善人民的卫生保健状况和防治疾病方面,我们
这几年也取得了不少成绩。我们的医药卫生队伍已经迅
速扩大,城乡的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已经有了显著改善
,几种对人民危害最大的疾病,例如鼠疫、霍乱、天花
等,已经能够基本上加以控制。但是,卫生部门在领导
群众性的卫生运动方面,还有时紧时松的毛病;在医疗
制度方面,还有许多不合理和不便于群众的地方;在医
药、卫生工作人员中间,还存在着不团结合作和彼此不
尊重的现象,今后应该坚决克服上述这些缺点,坚决贯
彻群众路线,彻底改善卫生医药工作,更好地发挥中医
的力量,加强医药卫生人员的团结,以保证进一步提高
人民的健康水平。

  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目的是发展生产,
改善人民生活,使社会主义社会中的一切劳动者都能够
共同享受富裕的有文化的幸福生活。这是多少年来我国
劳动人民所向往的伟大理想。但是,我们的国家还很穷
,我们的文化还落后,我们的困难还很多,我们的经济
还不够,要使我们国家从根本上摆脱贫困和落后的状态
,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具有现代化工业和现代化农业的
社会主义国家,使我国的人民能够享受幸福美好的生活
,这是一场长期的艰巨斗争。取得这场斗争的胜利,不
是几年而是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我们必须自上而下地提
倡勤俭朴素作风,继续发扬艰苦奋斗的革命优良传统。
我们的老一代人,要教育年青的一代,使他们懂得美好
的生活是必须用自己的辛勤劳动去创造的。

  四、关于国家基本制度

  我们的国家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
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在我们的国家里,一切权力属
于人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是
人民行使权力的机关。在这些机关和其他国家机关里实
行民主集中制。这些就是宪法规定的我们国家的基本制
度。我们的国家制度是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关系的上层建
筑。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国家制度,才保证了我国社会主
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胜利,今后还必须依靠这
种国家制度,才能保证在我国建成社会主义社会。因此
,对我们国家基本制度的任何动摇都是不能容许的。

  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国家制度的一切方面都已
经是尽善尽美,而不需要任何改进和发展了。恰恰相反
,这种改进和发展是经常需要的。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
在我国还只是初步建立起来,各种旧的生产关系的残余
不能不在我们国家的某些制度中有所反映。毫无疑问,
这些旧生产关系的残余是一定要一天天消亡下去,而社
会主义生产关系是一定要一天天更加巩固、更加发展起
来。因此,我们国家基本制度的某些组织形式和运用方
法,必须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政治情况的变化而不断改进
。同时,我们建设社会主义的时间还很短,我们的经验
还很不够,只有在建设社会主义的实践中,逐步积累经
验,才能使我们国家基本制度本身更加健全和完善起来

  至于根据我们国家的基本制度所制定的有关政治、
经济、文化等等方面的各种制度和组织形式,更是必须
随着情况的变化而不断改进的。例如,在中央和地方的
关系上,在解放初期为了工作的便利,建立了大区军政
委员会或者行政委员会。到了1954年,为了适应在
计划经济下加强统一管理的需要,我们撤销了大区军政
委员会。近两年来,为了纠正中央在某些方面集中过多
、统得过严的缺点,我们又研究了体制问题,现在政府
正准备适当地扩大地方权力,以便在中央的集中领导下
,充分发挥地方的积极性创造性,推进社会主义建设事
业。所有这些改变,显然是必需的,正确的。这个例子
可以说明我们各方面的制度和组织形式必须随着客观情
况而不断改进,否则,就不能同经济基础相适应,不能
为经济基础服务,甚至起阻碍经济发展的作用。

  就目前而言,我们各方面的制度的确有许多还是不
够完备的,有缺点的。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方面是
由于有些制度在制订的当时是合理的,正确的,但是,
当情况发生变化之后没有及时地加以改变;另一方面是
由于有些制度在制订的时候,就缺乏深入的调查研究,
因而不完全符合于客观情况,甚至是错误的。还有一些
制度上的缺点,是由于学习社会主义国家先进经验的时
候,没有很好地结合我国的具体情况所造成的。在现行
的各种制度中,凡是有缺点和错误的,国务院有关部门
都应该吸收各方面提出的有益的意见,分别加以修正、
补充或者废除。

  我在这里要说一说许多人表示关心的法制问题。我
国今天的法制,的确还没有完备,但是也并不象有些人
所说的“完全无法可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
我们在颁布宪法前后,已经制订了许多重要的法律,如
工会法、劳动保险条例、土地改革法、农业合作社示范
章程、民族区域自治实施纲要、选举法、婚姻法、兵役
法、惩治反革命条例、惩治贪污条例、逮捕拘留条例等
等。同时政府根据工作需要,还制订了许多单行条例和
规章,发布了许多决定和指示,这些在实际上都起了法
律的作用。在国家建立之初,特别是在过渡时期,政治
经济情况变动很快,在各方面都制订带有根本性的、长
期适用的法律是有困难的。例如民法、刑法,在生产资
料私人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没有基本完成,社会主义
所有制没有完全确立以前,是难以制订的。在这种情况
下,国家颁布暂行条例、决定、指示等等来作为共同遵
守的工作规范,是必要的,适当的。只有在这些条例、
决定、指示行之有效的基础上,才可以总结经验,制订
长期适用的法律。就是资本主义国家的法律,在初期也
是不完备的,也是经过很长时期才逐渐制订出来的。现
在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已经基本完成,社会
主义所有制已经确立,国家在各方面工作的实践中也取
得了一定经验,这就使我们有可能在总结过去经验的基
础上,在整理过去已有法规的同时,制订社会主义的各
种法律,例如刑法已经有了初步草案,民法和治安管理
处罚条例也在由有关方面草拟中。

  现在有些右派分子借口帮助共产党整风,发出了许
多破坏性的言论,其中有不少是直接向我们国家的基本
制度进攻的。他们从资产阶级民主的观点出发来攻击我
们的国家制度;他们诬蔑人民民主专政制度是一切错误
和缺点的根源;他们企图用否定成绩、夸大缺点的办法
来诋毁我们的国家制度。他们企图在我们最高国家权力
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外,另外成立某种国家权
力机关,例如所谓“政治设计院”、“平反委员会”之
类,他们的目的不外是想使我们的国家政权离开工人阶
级和它的先锋队——共产党的领导。他们把这些破坏性
的言论加上各种伪装,企图迷惑那些还看不清楚他们面
目的人。这种反对社会主义的言论当然不能同善意的批
评相提并论。批评缺点和错误是为了健全和发展我们的
社会主义制度,这是我们所欢迎的。而右派分子实质上
是要把我们的国家从社会主义的道路拖到资本主义的道
路上去。这是广大人民所决不容许的。

  我们的国家有民主和专政两方面的职能。有人认为
,在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取得基本胜利以后,专政这方面
的任务就已经没有了。这种看法是错误的。这是因为在
我们国内还有一些残余的反革命分子,他们仍然在伺机
而动。在原来的剥削阶级分子中,也还有进行破坏社会
主义建设活动的人。此外,在社会上还有一些盗窃犯、
诈骗犯、杀人犯、放火犯、流氓集团和各种严重破坏社
会秩序的坏分子。尤其不要忘记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集
团还经常对我们进行武装挑衅,并且不断派遣特务、间
谍来进行破坏活动和颠复活动。因此,我们决不能削弱
我们国家的专政的职能,我们必须改进专政机构的工作
,继续巩固国防,保卫我们的祖国,保卫我们的社会主
义事业。

  根据我国的宪法,我国公民享有广泛的民主自由权
利。随着我国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这种权利日益扩大
并且日益得到更充分的保障。在资本主义国家里,只有
少数剥削阶级分子才能享受自由,而广大劳动人民,是
没有真正的自由可言的。与此相反,我们社会主义国家
保证了广大人民行使宪法上所给予的自由权利,而对于
那些少数反革命分子,必须剥夺他们的自由权利。右派
分子说,在我们的国家里,自由权利太少了,好象是对
于反对宪法中所规定的国家基本制度、反对社会主义的
一切言论和行动,国家都要给予便利和保证,才叫做有
了自由。显然,人民是不会同意给予这种自由的。

  右派分子还攻击我们的选举制度。他们认为,只有
象资本主义国家的选举才是最民主的。其实,有些资本
主义国家虽然实行了所谓普遍、直接的选举,但是资产
阶级统治者总是用各种方法特别是金钱和行政手段控制
选举,来保障他们的统治地位。在我们这里,恰恰相反
,选举制度首先是要保障工人、农民和其他劳动人民的
民主权利,同时又照顾在全国人口中占极少数的资产阶
级分子和其他爱国人士,使他们在国家权力机关中也有
一定比例的代表。目前我国在基层实行直接选举,在县
以上实行间接选举。这种选举制度是适合于我国当前情
况的较好的民主形式。但是,这并不排除在条件成熟的
时候逐步地在县以上的各级也实行直接选举。在进行选
举的时候,由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协
商提出联合的候选人名单,事实证明这是适当的。至于
候选人的名额问题,过去在联合提出的候选人名单中,
候选人数和当选名额相等,这是各方面协商的结果。今
后在这个问题上的具体作法,也仍然要经由各方面协商
决定。总之,我们国家的选举制度是为了真正保障最广
大人民的民主权利,并且在社会主义基础上把一切可以
团结的力量团结起来,而不是用虚伪的形式欺骗人民,
保护少数人的利益。

  选举是人民享有民主权利的一个方面,我们国家的
民主生活还有更丰富内容。宪法中规定:“一切国家机
关必须依靠人民群众,经常保持同群众的密切联系,倾
听群众的意见,接受群众的监督。”我们国家机关就是
根据这种群众路线的方法来进行工作的。许多重要的法
律,在制订过程中,都经过群众的充分酝酿和讨论;国
家的经济计划,也由国家有关部门提出控制指标或者草
案交给基层生产单位的广大群众讨论,然后加以确定;
为了发动广大职工积极参加企业管理和对企业行政领导
工作进行监督,我们在企业中正在推行职工代表大会制
度;在农业生产合作社里,也根据民主办社的原则,建
立了社员代表大会和社务委员会。我国公民,经常通过
人民代表、监察机关、人民团体、报纸刊物对政府各方
面的工作提出批评和建议,也常常直接用来信来访的形
式向各级领导机关申述意见。我们的国家机关,正是通
过这些办法,经常听取群众的意见来改进自己的工作。
政府领导机关对待人民批评、建议、来访和来信的工作
还做得不很好,我们应该迅速加以纠正,并且要求各级
政府机关十分重视这种工作。正在进行着的整风运动,
也是我国民主生活的一个显著的表现。发动群众来公开
揭发和批评我们的国家机关和工作干部的缺点和错误以
便加以克服,这是任何号称自由民主的资本主义国家所
不会做,而且也不敢做的事情。

  但是应该指出,在我们国家各级行政管理机关中还
存在着,甚至是严重地存在着官僚主义的习气。社会主
义制度在我国还只是初步建立起来,旧社会的影响,特
别是资产阶级的思想,还经常在侵蚀我们国家机关的工
作干部;人民的文化水平还不高,因而他们行使参加国
家事务的管理和监督的权利,还不免受到一定的限制。
所以在我们的国家机关中,官僚主义就有可能滋长起来
。同时,我们国家的管理制度上的某些缺点,例如机构
庞大,层次过多,有些事权过于集中等等,也助长了官
僚主义。官僚主义习气的存在,妨碍着我们的国家机关
同人民的联系,给工作带来了很大损失。我们必须继续
扩大民主,依靠群众的监督,不断地进行反对官僚主义
的斗争。

  我们国家机关实行民主集中制,就是要把广泛的民
主和高度的集中互相结合起来。我们不是为民主而民主
,我们之所以要有广泛的民主,是为了团结一切力量来
共同建设社会主义,发展社会生产力。如果只有民主,
没有集中,就不可能使全国人民在一个共同的方向、统
一的计划下进行有组织的共同斗争,也就不可能达到建
成社会主义社会的伟大目的。民主集中制的具体运用,
是要根据客观情况的变动而有所不同的。大家知道,过
去在进行革命战争的时期,在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时期
,我们对于民主和集中这两方面比较着重于集中,但是
,即使在战争和革命的时期,集中仍然是建立在广泛民
主的基础上的,因为不如此,就不能适应战争的需要,
不能保证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到了社会主义革命取得
基本胜利以后,我们就有可能进一步扩大民主。近两年
来,在中央和地方的关系上,在经济管理工作上,民主
的扩大都是很明显的。但是在任何情况下,决不能因为
民主的扩大而根本否定集中的领导。小资产阶级从他们
自发的无政府主义倾向出发,常常向往于所谓“绝对民
主”,也就是不要集中领导的民主。这种“绝对民主”
只能使人民陷入散漫的、无组织的状况中,不能用集体
的力量来保障人民的利益。所以,反对社会主义的右派
分子特别喜欢这种“绝对民主”的观念,企图利用这种
观念来涣散劳动人民的意志,瓦解劳动人民的组织性和
战斗性。为了击败右派分子的阴谋,我们必须坚决地保
卫我们的民主集中制度,不让那些所谓“绝对民主”的
观念来侵蚀我们的队伍。

  中国共产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领导地位是宪法明
文肯定了的。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共产党的领
导,就是体现工人阶级的领导。中国人民在共产党领导
下,已经取得了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两次伟大胜利
。在建设社会主义的事业中,同样必须有共产党的领导
,因为建设社会主义,就是要用工人阶级的世界观来改
造社会。共产党坚定不移的方针就是要领导全中国人民
建成没有剥削、没有阶级的繁荣幸福的共产主义社会,
也就是中国人民历来所憧憬的大同世界。难道除了共产
党以外,还有别的党派能够领导中国人民实现这样伟大
的理想吗?有些右派分子把共产党对国家政治生活中的
领导地位说成是什么“党天下”,这完全是恶意的诽谤
。事实上,正是在共产党领导下,中国广大人民才真正
成为国家的主人,才能够充分发挥自己的力量来建设新
的生活。北京工人说“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就是工人阶级
的天下,就是人民的天下”。这是对于这种“党天下”
的叫嚣的最好的回答。所谓“党天下”的说法,也就是
把共产党当成一个脱离群众与群众对立的宗派,所以有
些右派分子又说,共产党就是宗派主义的根子,这是完
全违反事实的谰言。事实上,中国共产党从来都是反对
宗派主义的,在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过程中,共产
党都坚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因而才形成了全国
人民的革命大团结。在社会主义革命取得基本胜利以后
,中国共产党又主动地提出了愿意同各民主党派长期共
存互相监督的方针。而它的最终目的又是要实现消灭一
切阶级、从而使一切政党,包括共产党在内,都趋于消
亡的共产主义社会。这样的党同宗派主义是绝不相容的
。共产党总是教育党员要时时刻刻注意加强党和群众的
联系,绝不容许党员用宗派主义的态度来对待党外人士
。中国人民大众之所以信任共产党的领导,也就是因为
他们根据事实看清楚了中国共产党是一个真正全心全意
为人民服务的工人阶级政党。

  在建设社会主义社会的事业中,工农联盟是基本力
量,但是同时必须团结其他一切拥护社会主义和愿意接
受社会主义改造的阶级、阶层。共产党领导的、以工农
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就是全国人民革命大团
结的具体表现。有了这样的统一战线,就能够更好地联
系和团结广大人民群众,反映各方面人民群众的意见和
要求,使国家能够及时地采取适当措施来调节他们的利
益,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的矛盾。同时,通过团结在这样
的统一战线之内的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就能够更
好地进行社会主义思想教育和社会主义改造工作,推进
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发展。共产党提出的同各民主党派
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方针的作用和目的就在这里。广大
人民所希望于各民主党派的就是坚定地站在社会主义立
场上,注意进行思想改造,以充分发挥他们在国家生活
中的积极作用。随着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人民民主统
一战线必然还要进一步地巩固和发展。任何怀疑统一战
线政策的意义,低估统一战线的作用,轻视统一战线工
作的思想都是错误的。

  但是,必须肯定,共产党是统一战线的领导力量和
核心力量,社会主义是统一战线的政治基础,也就是全
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目标。这些不可动摇的原则,是
参加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各民主党派所必须遵循的轨道
,离开这个轨道,就是自外于统一战线。

  我们国家的权力机关,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由各民族
、各阶级、各党派、各人民团体的代表人物组成的。国
家的大政方针都是由各方面通过各种形式事先协商然后
提交有关国家机关讨论和制定的,而在执行这些方针的
机关中,又有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的代表人物
参加。这种在共产党领导下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
士共同参与国家管理工作的办法,能够更好地团结全国
人民,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来建设社会主义。这正是表现
了我国国家制度的优越性。资本主义国家所标榜的两党
或者多党轮流执政的办法,只是资产阶级各派集团欺骗
劳动人民的虚假民主罢了。现在有些右派分子所梦想的
,就是要把这种资产阶级的多党政治和“各党派轮流执
政”的办法,搬到中国来代替我们的人民民主制度。

  1954年我受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委托组
织政府的时候,就是根据宪法规定的以共产党为领导的
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原则提出国务院组成人员名单的,
当时共产党以外的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参加政
府的成员约占四分之一以上,后来增加政府成员的时候
,大致也是根据了这个比例。这种安排是根据当时情况
确定的,现在看来也是适当的。

  要保证政府各方面政策的正确执行,就必须在机关
、学校、企业和团体中都有共产党的坚强的核心领导。
共产党必须领导一切的原则主要是从政治上来说的,并
不等于一切具体工作都要由共产党直接管理;相反的,
许多专门业务工作应该由专家负责。这里所说的专家,
自然也包括共产党员专家在内。至于体现共产党领导的
具体组织形式和工作方法,可以而且应该因时因事有所
不同,以求更好地发挥党的领导作用,使领导和被领导
、共产党员和非共产党人士都能够充分发挥积极性,更
好地合作共事。许多人在这方面提出的善意的批评和建
议是应该仔细研究的。但是,右派分子提出的“中共组
织退出机关、学校”、“共产党不在知识分子中发展组
织”、“党不要在政权之外再搞一套党的系统”、“请
共产党下台”等等狂妄要求,却与前面说过的“官僚主
义是比资本主义更加危险的敌人”、“政治设计院”、
“平反委员会”、“党天下”、“各党派轮流执政”等
等谬论同出一辙,互相呼应,目的都是要使人民政权脱
离工人阶级政党的领导,以便按照他们的资产阶级面貌
来改变我们国家的性质。

  有些人批评现在有党政不分的现象。对这个问题要
加以分析。党对于人民群众直接发出政治上的号召和政
策性的决定,对于政府工作不但没有妨碍,而且有很大
的帮助。有些带有政治号召和政策指示性质的决定或者
带有群众运动性质、需要党政一齐动手的工作指示,由
同级党政机关联合发布;有些工作的检查,由相应的党
政机关联合进行;有些政府机关的会议邀请共产党和其
他民主党派的有关负责人参加;事实证明,这些办法对
于推进工作是有好处的,今后还应该继续采用。但是,
在某些机关中,共产党的组织包办代替行政工作,或者
对于某些具体业务不通过行政而直接干预,这些现象对
于政府工作和对于党的工作都是不适当的,应该加以纠
正。

  有人提出在国家机关、学校、企业中非共产党员的
负责人有职无权的问题,这是有一定事实根据的。但是
,如果对这个问题加以具体分析,便可以看出存在有各
种不同情况。一种情况是共产党员和非共产党人士合作
得很好,彼此之间无墙无沟;另一种情况是有些共产党
的组织和党员干部对非共产党人士的职权 不够尊重,
甚至对他们采取歧视、排斥的态度,这是严重的宗派主
义性质的错误;第三种情况,是有些非共产党人士,对
自己的职务尽责不够,并且对共产党的组织和党员采取
疏远和猜疑的态度,而有关的共产党的组织和共产党的
负责干部对他们的接近和帮助也往往不够。后两种情况
应该引起我们严重注意,积极加以克服。解决这个问题
的关键,首先在于共产党的组织要教育自己的党员,切
实执行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克服宗派主义思想,善于在
工作中尊重、团结和帮助党外人士,虚心倾听他们的意
见和批评,学习他们的专长和经验,不断地提高自己,
改进工作。对于某些影响团结、增加隔阂的工作制度,
应该加以改变。同时,非共产党人士也应该勇于尽职尽
责,消除对于工农干部的抵触情绪,消除对于共产党员
的猜疑隔阂,开诚相见,对于工作中的缺点随时提出批
评和建议,并且加强学习,提高自己的思想和认识,以
期达到双方亲密合作、和衷共济的目的。在非共产党人
士中有一些人对于社会主义还抱着对立的情绪,他们尤
其需要努力改造自己,清除这种对立情绪。

  中国共产党正在进行着的整风运动,同时也就是在
我们的国家机关中的一次整风运动。这次整风运动的目
的是为了有效地克服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
对于这些错误的思想和作风的任何积极的批评,那怕态
度有些偏激,内容不够全面,所根据的个别事实还有出
入,我们都应该抱着欢迎的态度加以考虑,采纳其中有
益的意见,来改进我们的工作。有些右派分子硬说,官
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的根源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或者在指责我们的国家机关中的毛病和缺点的时候,
把我们的国家机关和剥削阶级的国家机关相提并论,这
些谬论必须加以驳斥。在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里,国家
机关是资产阶级压迫和剥削广大人民的工具。这种国家
机关是同广大人民的利益根本对立的。在这种国家机关
中,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不仅是不可避免,
而且是不可克服的。我们的国家机关完全是另一回事。
社会主义是以工人阶级为领导的全体人民的共同事业,
社会主义国家必须而且能够吸引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来参
加国家事务的管理和监督。所以社会主义国家从根本上
说来,是同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不相容的。
我们一定要、也一定能够战胜这一切病菌,我们国家的
基本制度本身所具有的生命力,就是我们能够战胜这一
切病菌的保证。

  五、关于国内外团结

  各位代表,我们大家都可以看到,我国人民已经在
很短的时间内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我们的社会主义革命
已经取得了基本胜利;大规模的社会主义建设正在稳步
前进;人民生活水平正在逐步地提高;适应于我国社会
主义经济基础的国家基本制度已经建立起来,这种国家
制度正在对我国的社会主义事业起着巩固和推动的作用
。我们究竟是依靠了什么力量,才能够不断地从胜利走
向胜利呢?就国内来说,我们是依靠了各族人民在共产
党领导下的大团结。(⑷⑸)就国外来说,我们是依靠
了我国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依靠了我
国同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的团结。现在,
摆在我们面前的是比过去更艰巨、更伟大的任务。为了
胜利地完成这些任务,我们应该进一步加强全国人民在
社会主义基础上的大团结,批判一切反对社会主义的思
想,继续肃清公开的和暗藏的残余反革命分子;在国外
,我们应该进一步加强社会主义阵营的大团结和全世界
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的大团结,孤立帝国主义侵略集
团,争取世界持久和平和不同社会制度各国的和平共处

  谈到全国人民大团结的问题,首先应该说明人民的
界限。在现阶段,人民是指拥护社会主义和参加社会主
义建设的各民族、各民主阶级、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
体和各方面的爱国人士,也就是说按照宪法享有公民权
的一切人。同社会主义对抗、同人民对立的敌人是反革
命分子,反动的势力和集团,和目前还在受着管制和劳
动改造的分子。经过了社会主义革命的基本胜利,敌我
之间的矛盾虽然还存在,但是国内的敌人却大大减少了
,这就使得人民内部的矛盾突出起来。正是因为这样,
1957年2月27日毛泽东主席在最高国务会议第十
一次扩大会议上的报告中,特别指示我们要善于分辨敌
我之间的和人民内部的两类性质不同的矛盾,并且提出
了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方针和办法。但是,敌我之
间的矛盾和人民内部的矛盾并不是没有互相转化的可能
的。目前还在管制中的分子,经过劳动改造重新做人以
后,可以取得公民权,成为人民的一部分。而目前属于
人民内部的一些人或者某种集团,如果他们坚持反对社
会主义的立场,抗拒社会主义改造,破坏社会主义建设
,他们就有可能从人民方面转化到人民的敌人方面去。

  处在目前中国社会大变革的时代,在人民内部,一
部分人对于新的社会主义制度会暂时感到不习惯,另外
一部分人甚至会感到严重的抵触。在社会向前发展的过
程中,人们在思想和立场上常常表现出进步、中间和落
后的不同状态,常常有左派、中间派和右派的分化。这
是由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和人们思想发展的客观规律所
决定的,而不是人为地划分出来的。工人阶级要用自己
的世界观来改造社会,这也就包含着改造其他阶级分子
的立场和思想,使他们能够适应于社会发展的要求。

  资产阶级右派分子虽然置身于人民的队伍之中,但
是却站在反对社会主义的立场上,甚至采取不利于社会
主义事业的行动。因此,我们必须在政治上和思想上同
右派分子划清界限,对这种人进行必要的坚决的斗争,
使绝大多数真正爱国的人认识到右派分子的立场和行为
的错误。右派分子一旦处于完全孤立的地位,他们本身
就会发生变化。我们希望,经过外力的推动、生活的体
验和自己的觉悟,右派分子能够翻然悔悟,接受改造。
社会主义改造的大门对他们是开着的。但是,也可能有
极少数右派分子坚持反动立场,抗拒改造,甚至采取破
坏社会主义建设的行动,那么,他们就将自绝于人民。

  全国人民在社会主义基础上的巩固团结是一个长期
的奋斗目标,我们要不断地通过两方面的斗争来达到这
个目标。一方面要正确地处理人民内部的矛盾,严肃认
真地克服主观主义、官僚主义和宗派主义的思想和作风
;另一方面要彻底批判右派分子反对社会主义、反对我
们国家基本制度、反对共产党领导和破坏国内外团结的
言论,使得在这些最根本问题上的是非更加明确起来。
我们相信,全国绝大多数的人民是真正爱国的,是愿意
站在社会主义方面的。共产党所进行的整风,政府对本
身工作的检查,都会使人民内部的矛盾得到不断的解决
,使工作中的错误得到纠正。那些企图利用我们人民内
部矛盾和共产党进行整风的机会,在我们人民内部挑拨
是非、企图破坏我们社会主义事业的阴谋是不能得逞的
。相反地,这个阴谋的揭露,一定会教育全国人民更加
紧密地团结在共产党的周围。

  有了国内的团结,我们就更有力量巩固我们和整个
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巩固我们和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
的国家和人民的团结。

  一年来,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侵略集团的扩军备
战政策经常威胁着世界的和平。但是,不断壮大的和平
力量终于推动着国际形势在总的方面朝着有利于全世界
人民争取持久和平、反对战争的方向发展。帝国主
义侵略集团曾经企图在匈牙利打开缺口,然后对其他社
会主义国家进行各个击破。但是,匈牙利人民击退了帝
国主义者的进攻,社会主义阵营各国也从匈牙利事件中
吸取了深刻有益的教训。结果,整个社会主义阵营的团
结不是削弱而是加强了。不久以前,苏联最高苏维埃主
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同志和捷、波两国总理对我国的访
问和最近一个时期以来社会主义各国领导人员之间一系
列的互相访问,都对巩固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起了重
要的作用。事实证明,建立在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和民
族平等的原则基础上的社会主义国际团结,是任何挑拨
离间所不能破坏的。

  一年来,苏联对于重大国际问题所提出的一系列合
理建议,例如关于载军、禁止使用大规模毁灭性武器、
停止试验核武器、取消在外国的军事基地和撤走在外国
的武装部队、举行大国首脑会议等等建议,也推动了国
际局势走向和缓。为了维护中近东的和平,苏联还提出
了各大国保证中近东国家的主权和独立、不干涉它们内
政的建议。苏联的这些建议,也是社会主义阵营各国的
共同主张。这充分证明,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决不会侵犯
别人,也决不容许任何国家侵犯我们,我们坚决主张世
界各国和平共处。

  英勇的埃及人民击退英法侵略、维护苏伊士运河主
权的伟大胜利,标志着反殖民主义斗争的新的高涨。这
一斗争同时也是维护世界和平的斗争。一年来,印度、
缅甸、印度尼西亚、锡兰、埃及、叙利亚等亚非民族主
义国家在维护世界和平的事业中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日本人民反对美国军事占领、争取独立自由和维护世
界和平的斗争,也有了很大的发展。所有这一些,都是
促使国际形势趋向和缓的重要因素。但是,美国却利用
英法被削弱的形势,竭力夺取英法在中近东、北非和世
界其他地区的殖民地和势力范围,加强对当地人民的奴
役和压迫。这是美国的新殖民主义政策。由于这个政策
带有更大的欺骗性,由于某些国家的人民还缺乏斗争的
经验,美国殖民主义者的阴谋在某些国家,例如在约旦
,一时得逞,使这些国家人民的民族独立斗争遭到暂时
的挫折,是完全可能的。但是,争取民族独立、反对殖
民主义的运动,正象任何人民运动一样,是不可能镇压
下去的。美国越来越露骨的干涉和越来越残酷的奴役和
压迫,一定会使这些国家的人民更加觉醒,更加清楚地
认识美国殖民主义的真面目。在差不多所有被美国控制
的国家里,要求摆脱美国控制、采取和平中立政策、反
对侵略性军事集团的呼声日益高涨,就证明了这一点。
争取民族独立、反对殖民主义的斗争是一个长期的、复
杂的、反复的、但是一定要胜利的斗争。每一次挫折和
每一个困难都会教育各国人民,提高他们的觉悟,使他
们能够终于找到把斗争引向胜利的正确道路。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甚至在美国侵略者严密控制下
的中国领土台湾,也发生了大规模的人民反美运动,而
这次反美运动又正是发生在美国在台湾建立了导弹基地
以后。现在美国又片面地宣布废除朝鲜停战协定第十三
款卯项,准备把新式武器运进南朝鲜。美国这样作,一
方面是为了继续阻挠朝鲜的和平统一,威胁朝鲜民主主
义人民共和国,加剧远东的紧张局势,另一方面也是为
了镇压南朝鲜人民,加强在南朝鲜的殖民统治。这就说
明,美国正在步老殖民主义的后尘,不得不日益依靠刺
刀来维持它的新殖民主义。可以肯定,美国的新殖民主
义绝不会比老殖民主义有更好的下场。中国政府完全同
意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提出的召开有关国家广
泛参加的国际会议的建议,强烈谴责美国破坏朝鲜停战
协定的片面行动。

  美国夺取它的同盟国家的殖民利益和侵犯这些国家
的主权,引起了这些国家对美国日益明显的离心倾向。
在美国的主要同盟国家中,争取摆脱美国的经济的和政
治的控制,愿意同社会主义国家达成和解、进行互利的
来往的趋势正在一天天发展。同时,包括美国人民在内
的世界各国人民,展开了规模日益宏大的和平运动,这
就充分表示美国侵略集团的扩军备战政策越来越不得人
心。

  战争的危险依然存在。我们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
对美国侵略集团的警惕。但是,由于社会主义阵营的壮
大和团结,由于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的队伍日益扩大
,由于美国人民要求和平的呼声的增长和美国侵略集团
处于日益孤立的地位,如果我们能够团结国际上一切可
以团结的力量,坚持斗争,我们就有可能推动国际局势
继续走向和缓,并且迫使帝国主义战争集团接受和平共
处的原则。

  各位代表,我们建设社会主义的国际条件是有利的
。我国人民根据毛泽东主席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
的光辉指示,正在通过反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主观
主义的整风运动,通过揭露和批判反社会主义的右派的
胜利斗争,达到更巩固的团结。只要我们继续努力,加
强国内外团结,贯彻执行增产节约、勤俭建国的方针,
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事业
胜利前进。

  (《人民日报》1 9 5 7 0 6 2 7 第4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