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会员
会工作报告

  

  一九八四年五月二十六日在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
会第二次会议上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 陈丕显

  各位代表:

  我受彭真委员长委托,代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
委员会,向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报告常
委会的工作,请予审查。

  目前,人大常委会的工作,仍处在一个大转变的过
程中。几十年来,我们从革命战争时期转入社会主义建
设时期,从没有掌握全国政权时主要依靠政策办事,逐
步过渡到掌握全国政权后,既要依靠政策,还要依靠健
全社会主义法制管理国家这样的转变。三十多年正反两
个方面的经验告诉我们,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
主义法制,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使这种制度和法律
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
的改变而改变,这是关系到我国安定团结、长治久安,
能够经得起各种风险,克服各种困难,顺利进行社会主
义现代化建设的极为重要的问题。

  为了适应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的
需要,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的现行
宪法,扩大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职权,并且加强了它的
组织。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以来,全国
人大常委会依据宪法所规定的任务和赋予的职权,做了
以下工作。

  一

  加强立法工作,健全社会主义法制,是全国人大常
委会的一项重要职责。近一年来,常委会审议通过了五
个法律,五个关于修改、补充法律的决定,两个有关法
律问题的决定;并审议决定将《民族区域自治法(草案
)》和《兵役法(修改草案)》两个法律草案提请这次
大会审议。

  在经济法和行政法方面,常委会审议通过了《统计
法》、《海上交通安全法》、《专利法》、《水污染防
治法》和《消防条例》。这几个法律和条例对保障我国
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顺利发展,具有重要的作用。

  在刑事法律方面,1979年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
议制定的《刑法》和《刑事诉讼法》,是加强社会主义
法制的重要步骤。几年来,常委会又根据实际情况发展
变化的要求,对《刑法》的一些条款作了必要的修改、
补充,并在《专利法》等几个法律中,对严重违法构成
犯罪的,规定了比照《刑法》有关条款追究刑事责任,
扩大了这些条款的适用范围。去年9月,常委会审议通
过了《关于严惩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决定》
和《关于迅速审判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程序
的决定》,对《刑法》和《刑事诉讼法》的一些条款进
行了修改、补充。这两个决定对打击凶杀、抢劫、强奸
、爆炸等严重刑事犯罪活动,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在国家机构的基本法律方面,常委会审议通过了关
于修改《人民法院组织法》、《人民检察院组织法》的
两个决定。这两个决定根据宪法和实践经验,对197
9年制定的《人民法院组织法》和《人民检察院组织法
》的一些条款作了修改、补充,有利于加强司法机关的
组织建设,完善司法工作制度,适应健全社会主义法制
的需要。

  一年来,常委会在审议和制定法律的过程中,以宪
法为准则,从实际情况出发,对法律草案进行了一些必
要的修改、补充。

  有的修改是从法律之间的协调、衔接,避免互相抵
触、互相矛盾的考虑出发,使我国的法律能够逐步建立
统一的规范。比如,一些经济法、行政法对违反法律规
定的行为的处理,规定主管行政机关对违反法律规定的
单位和个人有行政处理权;又规定对行政机关的处罚、
处理不服的单位和个人有权向法院起诉,法院有终审权
。再如,在经济法、行政法中关于追究刑事责任的问题
,常委会在审议时对可以适用《刑法》的,不再另行规
定刑罚;对刑法没有明确规定刑罚的,尽量规定比照《
刑法》中最相近的条款追究刑事责任。

  有的修改是考虑法律要切合实际,对经验还不成熟
,条件还不具备,或者在实施中难以办到的,法律不作
规定或者暂不作规定,以维护法律的严肃性和稳定性。

  有的经济法、行政法的修改、补充,是为了统筹兼
顾有关行政部门的职权划分,处理好“统”与“分”的
关系,该统管的要统管,该分管的也要分管,不能只讲
“统”不讲“分”,或者只讲“分”不讲“统”。

  有的修改是考虑到,法律规定的应该是需要共同遵
守的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的东西,解决那些基本的问题
。对于一些可以由行政部门决定的工作规划、计划安排
、工作方法等,或者在实践中较易根据需要改变的机构
设置、机构名称、编制、经费、职责分工等,或者一些
具体的细节问题,尽量不在法律条文中规定,而由实施
细则规定,或者由行政部门另行规定。

  为了加强对法律的审议工作,常委会在实践中逐步
建立了审议、制定法律的一些必要的制度:

  一,对提请全国人大或者人大常委会审议的法律草
案,由法律委员会和法制工作委员会会同全国人大有关
的专门委员会和国务院经济法规研究中心进行调查研究
,征求各方面的意见,特别注意听取不同的意见。既找
了起草部门研究,也找了一些执行单位研究;既听取了
主管部门的意见,也听取了一些有关部门和地方的意见
;既同一些专家、理论工作者座谈,也同一些做实际工
作的同志座谈。这样尽可能地集思广益,可以使制定的
法律较为周到,较为切实可行。

  二,按照委员长会议的决定,对提请常委会审议的
法律草案,在常委会听取关于法律草案的说明后,交法
律委员会和其他有关的专门委员会根据常委会讨论意见
和各地、各方面的意见进行审议,再提请常委会审议。
这是完善立法程序的一个重要措施。它保证了常委会有
必要的时间对法律草案进行认真的研究和审议,以便对
问题考虑得周到一些,避免仓卒通过,影响法律的严肃
性和稳定性。

  三,按照委员长会议的要求,常委会审议法律草案
时,法制工作委员会和提出法律案的机关开始注意提供
有关的基本资料,反映法律草案的主要问题和主要的不
同意见,说明问题的焦点在哪里,以便于常委会进行更
有效的审议工作。

  一年来,常委会加强了监督宪法和法律的实施的工
作。去年12月,在宪法颁布一周年的时候,彭真委员
长发表重要讲话,强调“要坚决执行宪法和法律,严格
依照宪法和法律办事”。现在,各级政权机关已经逐步
加强了法制观念,一般地是注意依法办事的。但是,还
有些人对依法办事不熟悉,不习惯,或者不重视,不注
意依法办事的现象还时有发生。常委会对这方面出现的
问题,有的提醒注意,有的进行批评;对一些带有共同
性的问题,采取适当措施,加以纠正。

  为了解决法律实施中的问题,一年来,常委会通过
了两个有关法律的实施问题的决定。一是《关于国家安
全机关行使公安机关的侦查、拘留、预审和执行逮捕的
职权的决定》,明确国家安全机关承担原由公安机关主
管的间谍特务案件的侦查工作,是国家公安机关的性质
,可以行使宪法和法律规定的公安机关对这一部分案件
的侦查、拘留、预审和执行逮捕的职权。二是《关于县
、乡两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选举时间的决定》,规定因
为正在进行机构改革和政社分开,不能按照地方组织法
的规定在一九八三年底以前进行选举的,可以由省、自
治区、直辖市人大常委会决定,把选举推迟到一九八四
年底以前进行。此外,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和常委会
办公厅对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大常委会提出的一系
列的法律问题作了答复,对帮助各地正确执行法律起了
积极的作用。

  加强法制宣传,是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重要方
面。在这方面,常委会做了一些工作,但是还很不够。
最近,彭真委员长接连三次召开首都新闻界座谈会,商
讨如何加强法制宣传。委员长会议决定,今后邀请首都
各新闻单位参加审议、制定法律的重要会议,便于他们
了解情况,加强法制宣传工作。

  二

  近一年来,常委会听取并审议了政府有关部门的一
些重要的工作报告。

  常委会听取了国务委员兼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张劲
夫关于经济情况的报告。委员们对国务院为全面开创社
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局面所作的努力表示满意,充分肯
定我国国民经济在继续贯彻调整、改革、整顿、提高的
方针中稳步前进所取得的成就。

  常委会听取了公安部长刘复之关于打击刑事犯罪和
争取社会治安尽快好转的报告,并举行座谈会听取关于
打击经济犯罪的报告。委员们提出,打击刑事犯罪活动
是为了保护人民。对极少数凶杀、抢劫、强奸、爆炸等
严重危害社会治安和公民生命财产安全的犯罪分子,必
须依法从重从快惩处,决不能姑息纵容,否则就是对人
民的残忍,是法律不能允许的,也是人民不能允许的。
各地依照常委会通过的《关于严惩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
犯罪分子的决定》,严厉打击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刑事
犯罪,使社会治安和社会风气明显好转,受到人民群众
的热烈拥护。委员们对政府和司法机关在打击经济犯罪
活动方面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也表示满意。

  常委会听取了文化部、广播电视部、教育部和公安
部关于加强精神文明建设、反对精神污染的报告。委员
们普遍认为,思想理论文艺战线不能搞精神污染,思想
文化领域各部门为反对和抵制精神污染所作的努力,是
很有必要的。由于反对和抵制精神污染是一个新的问题
,常委会还来不及全面、系统地了解情况,因此,会议
对反对和抵制精神污染没有作出具体决定,但是指出应
以宪法为准则,作为辨别是非的依据。因为宪法对社会
主义的经济制度、政治制度、文化制度,对各种重大问
题,都作了全面的、根本性的、明确的规定。

  常委会还先后听取了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吴学谦关
于当前国际形势和外交工作的报告,关于赵紫阳总理访
问美国和加拿大的情况报告。委员们对我国政府的外交
工作表示满意,认为我国外交工作近年来有了重大的进
展,正在开创新的局面。实践证明,我国在和平共处五
项原则基础上,实行独立自主的对外政策和对外开放政
策,发展同各国的友好合作关系,是完全正确的。

  六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选举产生的民族、法律、财
政经济、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外事、华侨等六个专门委
员会,近一年来逐步开展了工作,对加强全国人大和它
的常委会的工作,开始显示了重要作用。法律委员会先
后对提请常委会审议的七个法律草案,结合常委会委员
、有关专门委员会以及各地方、各部门、各方面提出的
意见,进行审议、修改,向常委会提出审查报告;并和
法制工作委员会拟订了六个关于修改、补充法律的决定
草案和有关法律的决定草案,提请常委会审议通过。民
族委员会拟订了《民族区域自治法(草案)》,提请常
委会审议决定提交六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审议。外事委
员会拟订了关于谴责美国国会接连制造“两个中国”事
件的决议草案、关于建议我国加入“各国议会联盟”的
决议草案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参加
各国议会联盟代表团章程草案,提请常委会审议通过。
财政经济委员会围绕争取国家财政经济状况根本好转这
项重大任务,同国务院有关部门进行了广泛座谈,提出
了一些工作建议;并到一些地方进行了考察,参加了经
济体制改革问题的调查研究。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
就改革科学技术管理体制、普及教育和教育改革等问题
,进行了调查研究,提出了一些意见和建议。华侨委员
会组织力量到重点侨区进行调查研究,督促有关部门检
查落实各项侨务政策,研究了引进智力和开展华侨爱国
统一战线工作等问题,并处理了归侨和侨眷来信来访近
千件。法律、财政经济、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华侨等四
个专门委员会对六届人大一次会议主席团分别交付的三
十三件议案,逐件进行了审议,并同有关部门商议,提
出了审议结果的报告,业经常委会批准。实践证明,按
照宪法的规定,全国人大增设几个专门委员会,对进一
步完善我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对全国人大和它的常
委会更好地行使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职权,是很有必要
的。

  按照全国人大组织法的规定,常委会每次会议都有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或者副主任列席
,参加讨论。这样做,对于常委会审议通过的各项议案
能够更加符合实际,很有帮助。同时,常委会还先后三
次召开了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大常委会负责同志座
谈会,讨论如何加强和改进地方人大常委会的工作。今
年3月中旬常委会召开座谈会,对县级以下人大代表直
接选举工作问题进行了商议,常委会秘书长兼法制工作
委员会主任王汉斌对有关县级以下人大代表直接选举工
作的一些法律问题,如对正在服刑的罪犯和被羁押的人
的选举权利的处理,实行区域自治的民族的代表比例,
地方国家机构的组成人员依法选举或决定任免,以及县
、乡直接选举工作机构设置等问题,根据法律规定提出
意见,及时解决了各地在县级选举工作中遇到的一些法
律问题,有利于县、乡直接选举工作的顺利进行。

  为了适应新的情况、新的要求,常委会逐步加强了
自身建设,逐步建立了常委会的一些经常性的业务工作
和必要的工作制度。委员长会议和委员长扩大会议多次
讨论加强人大常委会的工作问题。大家认为,做好人大
常委会的工作,需要注意以下几点:第一,人大常委会
同政府的关系,一个是权力机关,一个是权力机关的执
行机关。全国人大和它的常委会的任务,是以宪法、法
律为准绳,监督政府的工作,审议和决定国家根本的、
长远的、重大的问题,不应不适当地干涉政府职权范围
内的工作。第二,人大常委会和政府的任务不同,工作
制度、工作方法也不同。人大常委会是集体决定问题,
集体行使权力。无论哪个法律案和其他议案,都是常委
会集体审议决定的,而不是哪个个人、也不是哪个专门
委员会可以决定的。第三,对国家的一些基本的、长远
的问题和提请全国人大和它的常委会审议的议案,需要
逐步组织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进行全面、系统的调查研
究。第四,现在,人大常委会的工作机构,很不适应常
委会所担负的日益繁重的工作的需要,应当适当加强,
才能当好参谋和助手。

  三

  全国人大和它的常委会的外事活动,是我国整个外
事工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去年9月,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
会委员长彭真和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胡启立为正副团长
的中国党政代表团对朝鲜进行了友好访问,并参加了朝
鲜国庆三十五周年庆祝活动,受到了朝鲜人民的伟大领
袖金日成主席等朝鲜党和国家领导人和朝鲜人民盛情隆
重友好的接待。这次访问在中朝两党、两国、两国人民
的友好史上谱写了新的篇章。

  近一年来,全国人大常委会同外国议会增加了友好
往来。陈丕显、彭冲、王任重、廖汉生四位副委员长分
别率领全国人大代表团访问了意大利、法国、比利时、
墨西哥、哥伦比亚、伊拉克、科威特、约旦、埃及、巴
西、秘鲁、厄瓜多尔等十二个国家和欧洲议会。同时,
我们接待了朝鲜、泰国、尼泊尔、日本、卢旺达、布隆
迪、马里、突尼斯、哥伦比亚、秘鲁、所罗门群岛、丹
麦、希腊、比利时、加拿大等十五个国家的议会代表团
和欧洲议会对华关系代表团。

  全国人大各专门委员会逐步开展了对外友好活动。
教科文卫委员会和外事委员会已经分别接待了泰国议会
教育委员会代表团和意大利众议院国防委员会代表团。

  今年2月,黄华副委员长率团出席了在印度新德里
召开的亚洲议员人口与发展论坛首次大会。根据去年1
2月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三次会议关于中国人大代表团
参加各国议会联盟的决定,今年4月,耿飚副委员长率
领的中国人大代表团在各国议会联盟理事会通过接纳我
国人大代表团的决议后,出席了在日内瓦召开的联盟第
七十一届大会及其理事会会议,并在会议期间同五十多
个国家的代表团进行了接触和会见。

  我国人大代表团每次出访,都受到了热情、隆重的
接待,所到各国,无论议会和政府,执政党和在野党,
政府官员和各界人士,对发展同我国的友好合作关系,
都很重视。我们对来访的议会代表团,也本着热情友好
的精神,从各方面认真做好工作。无论是出访还是接待
来访,我们坚持国家不分大小,一律平等的原则,努力
增进相互了解和发展友好合作关系。在关系到我国国家
主权和根本利益的重大问题上,我们严正阐明我国的原
则立场,以期切实增进相互了解,促进友好关系的发展。

  在对外交往中,我们除了就双方共同关心的重大国
际问题和双边关系交换意见外,着重谈了以下几个方面
的问题:(1)介绍我国的新宪法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以及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的情况。
(2)介绍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安定团结的政
治局面以及经过调整、改革,我国经济已经走上健康发
展轨道的情况。(3)阐述我国独立自主的对外政策和
对当前国际形势的基本观点,申明我国决不依附于任何
一个国家,也不屈服于任何国家的压力;在处理重大国
际问题时,我们依据问题本身的是非曲直,来确定自己
的立场和政策。(4)说明我国致力于加强同第三世界
国家的团结,努力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发展同
世界各国的友好关系,坚持反对霸权主义,为维护世界
和平和促进人类进步事业而努力。(5)说明对外开放
符合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需要和我国人民的根本
利益,是我们要长期实行的一项基本国策,已经载入宪
法。(6)表明我国愿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同各国发
展经济、技术、文化交流与合作。

  随着我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更加扩大,我国独立
自主的对外政策和对外开放政策的进一步贯彻执行,全
国人大常委会同外国议会的友好往来越来越多,任务越
来越重。为了适应这种情况,委员长会议和委员长扩大
会议专门讨论了如何加强常委会的外事工作。大家认为
,为了发展我国对外友好合作关系,促进我国的社会主
义现代化建设,为了反对霸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加
强常委会的对外友好往来是很重要的不可缺少的方面。
常委会需要加强有关组织机构,加强调查研究,有计划
地逐步积累有关的基本资料,以便更好地开展这方面的
工作。

  各位代表:

  在过去的一年里,常委会虽然做了一些工作,但是
由于还缺乏经验,许多工作还在摸索的过程中,工作中
还有不少缺点和问题。有些应该做的工作还没有做,或
者抓得不紧,做得不够。常委会和各专门委员会在制度
上、组织上、工作上都还有不少问题,包括人大代表、
常委会委员如何进行工作,全国人大和它的常委会以及
各专门委员会的工作和制度还不完善,常委会的工作机
构还很不健全等,都还没有很好解决,需要在实践中,
逐步研究解决。

  各位代表,宪法赋予全国人大和它的常委会很大的
权力,全国各族人民对全国人大和它的常委会寄予很高
的期望,我们全体代表需要团结一致,同心同德,兢兢
业业,努力工作,更好地履行宪法赋予我们的崇高职责
,更好地完成全国各族人民付托给我们的庄严任务,在
把我国建设成为高度文明、高度民主的强大的社会主义
国家的伟大斗争中,充分发挥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作用。

  我的报告是否妥当,请各位代表审查、批评、指正。

  (新华社)

  (《人民日报》1 9 8 4 0 6 0 6 第2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