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美借疫情“起訴”中國?權威專家回應來了

2020年04月06日18:50  來源:人民網-強國論壇
 

  人民網北京4月6日電(記者 曾偉 黃玉琦 薄晨棣)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蔓延,疫情防控形勢嚴峻。然而此時,國際上仍有一些人試圖抹黑中國。據外媒報道,4月4日,非政府組織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Jurists(ICJ)和All India Bar Association(AIBA)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出申訴(Complaint),要求中國賠償國際社會因新冠疫情造成的損失。此前,美國也有律所借口疫情起訴中國,要求中國政府賠償。這到底是嘩眾取寵的鬧劇,還是利用司法轉移視線?面對這些假法律之名來抹黑中國的行為,我們該如何應對?6日,人民網強國論壇記者連線了清華大學法學院國際法教授李兆杰、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院長金燦榮、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研究所副所長柳華文和中南大學人權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毛俊響。

    非政府組織提起申訴要求中國賠償疫情損失?蹭熱點!

一家名為GreatGameIndia的網站宣稱,4月4日,國際法學家協會(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Jurists)會長艾迪思·阿格瓦拉代表國際法學家協會和全印律師協會(The All India Bar Association)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出申訴要求中國賠償,理由是“秘密發展大規模殺傷性生物武器新冠病毒”而造成人類災難。

記者梳理發現,所謂的“國際法學家協會”與另外一家權威的非政府組織——國際法學家委員會簡稱相同,均為“ICJ”。柳華文告訴記者,外網報道中提出申訴的機構,國際法學家協會沒有官方背景,其英文名稱與另一較為權威的非政府組織,國際法學家委員會(The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相似,極易造成混淆,有點蹭熱點的嫌疑。

針對所謂的“國際法學家協會”會長艾迪思·阿格瓦拉提交的文書,毛俊響告訴記者,該申訴不是一份嚴謹的法律文書,且關鍵事實証據來源於紐約時報(The NewYork Times)、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等媒體報道,對行為和損害因果關系的分析毫無邏輯可言,且申訴不符合人權理事會申請程序受理來文的標准。“而且即便人權理事會申訴程序受理了該項申訴,人權理事會也沒有職權作出所謂賠償的決定。”

柳華文對記者表示,這是一個比較粗糙的抹黑、制造新聞熱點的事件。“應該是有人冒用有關組織,甚至通過假造一些組織來做假的所謂的申訴。報道中所附的申訴書篇幅很短,沒有什麼申訴的法律和事實依據。另外,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是致力於促進人權交流與合作的政府間多邊機構,沒有審判的權力,媒體上所謂訴訟、裁判或者賠償的提法無從談起。”

李兆杰也表示,國際法學家協會(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Jurists)根本就不是一個政府機構,所以,不可能把中國告到國際法院或者人權理事會。而且,其行文邏輯不通,諸多細節與法律常識不符。

美國律所對中國政府發起集體訴訟?別有用心!

中國為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做出巨大努力,為全球抗擊疫情爭取了寶貴時間,然而美國一些人仍試圖抹黑中國。據美國《棕櫚灘郵報》報道,佛羅裡達州一家律師事務所13日宣稱對中國政府發起集體訴訟,要求中國政府賠償數十億美元。該律所在起訴書中稱,“中國政府知道新冠肺炎疫情危險且可能導致全球大流行,但行動緩慢、逃避問題,還為了自身經濟利益掩蓋疫情”。

對此,柳華文表示,這種訴訟主要是為炒作和制造輿論,污名化中國,進而轉移國內矛盾,並沒有法律意義。“從國際法角度上看,一個國家隻要沒有國際不法行為,就不需承擔國家責任,在應對疫情的過程中,中國沒有國際法意義上的國家責任。”

柳華文說,這些所謂的集團訴訟,包裝都比較粗糙,法律根據、論証也比較淺,實際上是一種炒作和表演。 “美國后來有的訴訟撤訴了。在國內對外國政府進行訴訟在法律上還是很困難的。根據美國的國內法《外國主權豁免法》也承認主權國家豁免的原則。”

金燦榮也表示,從國際法角度來講,這些所謂的集團訴訟是表演,因為用美國的國內法制約中國政府是不現實的。 “佛羅裡達一個小的律師事務所,從它的角度來講,最大可能就是打名氣,市場行為。” 金燦榮說。

不過,金燦榮也提醒,美國習慣長期用國內法來長臂管轄,雖然制約中國這麼大的國家是無能為力的,但限制公司或者個人有可能走得通。

美國借疫情對中國提起訴訟的行為,在國外也引起了討論。據外媒報道,美國國際法學者基梅納·凱特納日前發文表示,任何對外國主權豁免法有實際工作知識的學者或從業人員,隻要看一眼關於這些訴訟的頭條新聞,就會立即評估出美國法院沒有管轄權的基礎。

根據美國的《外國主權豁免法》,美國法院尊重其他國家的國家管轄和國家主權豁免,其中有兩個例外,一是國家從事商業領域的商業行為,另一個是對美國產生的侵權行為,但侵權行為必須發生在美國管轄范圍以內。“中國的對疫情的治理行為是發生在中國國內的,疫情在美國產生的影響,也並非由中國在美國的行為所造成,因此美國律所提起的訴訟,無論從國際法還是美國國內的法律來看,都沒有法律依據。”柳華文說。

如何應對披著法律外衣的抹黑行為?以事實為依據

面對當前國際上一些國家假借法律之名,實際上企圖污名化中國的行為,如何應對? 柳華文認為,中國要堅持主權國家豁免的原則,對於這種誣告濫訴的行為,該澄清的澄清,該駁斥的駁斥。“要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准繩。各國都應以國際法為基礎開展工作,而不是隨便地評判、裁判其他國家應對疫情的法律責任。同時,尊重世界衛生組織的權威聲音,而不是道聽途說,任意、任性地對其他國家進行指責。”

金燦榮認為,新冠肺炎病毒是全人類的公敵,科學上尚未找到病毒來源,就有人來指責中國,這對全球抗擊新冠疫情都是極其不負責任的。“現在各國應合作,而不是挑撥離間。”

毛俊響表示,現實中,一國承擔保障健康權的義務,但是一國沒有能力也沒有義務做到避免任何傳染病的發生和蔓延。不能把出現任何傳染病疫情造成的損失,都視為是締約國違反了義務。

毛俊響認為,在疫情發生后,中國在控制和治療新冠肺炎方面,切實履行了國際義務。“在中國出現疫情之后的兩個月內,一些國家遲遲沒有採取有效措施控制疫情,導致疫情在短時間內迅速失控。這種情況下,倒是真要考慮這些國家是否違反了國際人權公約的義務。” 

(責編:岳弘彬、王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