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佐罗”仲满:复出迎战 人生因挑战而精彩

人民网记者  黄玉琦

2016年08月15日08:22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奥运冠军、南京体育学院自行车与击剑运动中心主任助理仲满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后奥运生活”系列访谈。
奥运冠军、南京体育学院自行车与击剑运动中心主任助理仲满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后奥运生活”系列访谈。

2008年8月12日,25岁的仲满在北京奥运会上战胜法国选手尼古拉·洛佩,夺得了中国男子击剑在奥运历史上的第一枚金牌,被誉为“中国佐罗”。仲满的夺冠,是继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栾菊杰获得击剑首金24年后中国击剑的又一枚奥运金牌,也改写了在男子佩剑领域欧洲人独霸天下的历史! >>>点击查看访谈全文

一剑成名,高大帅气的仲满开始为国人关注和喜爱。从长跑运动员再到从事击剑运动,仲满的职业生涯可谓是曲折而又带着几分巧合,既有奥运冠军带来的无限荣光,也有无缘三届全运会个人金牌的些许遗憾。2013年,30岁的仲满选择退役,两年的退役生活,有短暂的迷茫和彷徨,有陪伴家人的温馨和幸福,更有着对击剑项目的喜爱和不舍。今年3月,正直江苏队备战2017年全运会的紧要关头,33岁的仲满毅然选择了回归。人生因挑战而精彩,仲满向着自己全运会个人金牌的梦想再次发起了冲锋。勿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中国佐罗”正当年!

机缘:从田径运动员到击剑冠军

熟悉仲满的人都知道,他最初接触的体育项目并不是击剑而是长跑。15岁之前是田径运动员,后来借调到篮球队,1998年,仲满开始改练击剑。对于这个经历,仲满坦言练习击剑是一种缘分,“当时教练在组建击剑团队时,缺一个我这个年龄段的队员,又因为我的身高优势和优异的跑步成绩,阴差阳错就开始学习击剑了。”

也许大家不知道,击剑运动其实是仲满开始接触体育时的第一选择。当时他对击剑项目一点都不了解,是父亲送他去练习击剑,但因为年龄太小未被录取。待两年后收到击剑队录取通知时,他已经选择了田径。仲满认为,田径给他的击剑道路打下了很好的基础,良好的身体素质对后来的击剑比赛有很大的帮助。

从零点零几秒中体验喜悦和快感

击剑被誉为“格斗中的芭蕾”,它不是武力打斗,而是以优美的动作表现个人的智力与体能。北京奥运会后,很多人都说仲满的金牌也许不是51枚金牌中最让人意外的,但一定是最帅的。对于自己帅气的形象,仲满解释说这是项目的原因,“击剑本来就是一个让人感觉比较绅士、比较有内涵的运动,练了这项运动以后,气质上给人的感觉会比较好,我觉得是击剑塑造了我。”

击剑运动是欧洲人的传统项目,中国人比较陌生。仲满介绍,“快、准、狠”是击剑运动的灵魂,胜负都在零点零几秒的瞬间。击剑比赛时,只有在很短的时间内出击,才有可能得分,因此“我每次训练比赛的时候都会抓住这零点零几秒的时间,以最快的速度击中对手,这种喜悦和快感,在击剑交锋中特别能体现出来。”

2008年夺冠改写历史 最感谢教练鲍埃尔

仲满职业生涯最辉煌的时刻无疑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作为一匹“黑马”获得男子佩剑个人赛冠军,成为第一个获得奥运会男子击剑项目金牌的中国选手,从而改写了没有欧洲以外运动员获得佩剑冠军的历史。仲满坦言,这枚金牌对自己、对整个中国击剑而言都是零的突破。“中国击剑中心从成立以来就没有得到过金牌,拿到这个金牌对我个人,对中心来说意义都非常大,实现了零的突破。”仲满自豪地说。

回忆2008年奥运会夺冠的那一刻,仲满记忆犹新,“整整一天我一点都不紧张,我每一轮都按照教练的安排一步步在打。赢得金牌,我感觉像在做梦。”仲满说,夺冠后他最感谢的人是法国教练鲍埃尔。“是他一手把我带出来的,给了我很多先进的理念和策略。他让我明白击剑比赛不仅仅是依靠最快的速度去刺中对方,更主要的还要讲节奏和策略,击剑比赛除了技术,心态至关重要。”

再出发:全力备战2017年全运会

仲满在2013年宣布退役时曾说,如果国家需要,在自己身体素质许可的情况下,他会再复出。如今他兑现了当初的承诺,仲满将代表江苏队征战2017年在天津举行的第十三届全运会。在仲满看来,两年的退役生活虽然可以尽情享受陪伴家人的欢乐,但在他内心深处,还是感觉缺少点什么,“击剑陪伴了我18年,突然一下子让我说放弃,还是有点舍不得。我会一如既往地继续从事这个项目。”

基于对击剑项目的喜爱和坚持,仲满这一次选择了复出,同时也是为了弥补他在全运会赛场上留下的小小遗憾。“全运会个人比赛是我比较遗憾的赛事,一直都想要拥有个人赛金牌,但是至今还没完成,所以,希望这次复出能够帮我圆梦。”

讲究战术和智慧 击剑运动很适合亚洲人

退役后的仲满一直致力于击剑项目的推广,并运营着击剑俱乐部,不定期的到俱乐部传授一些击剑方面的技术,有时候走进学校与学生们交流、推广击剑运动。中国击剑俱乐部虽然起步较晚,但是发展速度很快,目前全国已有几百家,会员上万名。仲满在感到欣喜的同时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发展速度太快了,我们的师资力量跟不上。制定一个规范的教练员评级标准,培养更多更好的教练员,是我们今后要大力解决的问题。”

在仲满看来,击剑运动是一个对体能消耗非常大的运动,除了体能素质外,要求运动员精神高度集中,身体要保持良好的协调性,比赛时要体现出精湛的技术水平和敏捷的反应速度。同时,击剑又是一个灵巧型的运动,比较讲究战术和智慧,“我觉得亚洲人是非常聪明的,又擅长使用巧劲,所以这个运动非常适合我们。”

展望里约:女子重剑有望再冲金

虽然离开了奥运赛场,但是仲满时刻关注着中国击剑队的发展,对每一位队员的情况都非常熟悉。他认为,在里约奥运预选赛上,中国女子重剑以世界第一的排名出线,非常具备完成今年奥运会冲金任务的能力。江苏籍的运动员许安琪也非常值得关注,个人排名位列世界第一,每一次的比赛都基本名列前茅,同时也在这一次的团体赛中担任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整体实力不俗。

对于中国击剑的整体水平,仲满也有着清醒的认识。他认为,从整个团队来看,中国现在仅有女子重剑和男子花剑两个项目在世界上是处于领先地位的,“从世界格局来看,中国现在的整体击剑水平只能说是中游,击剑运动在中国的发展还需要一个过程。” 

(责编:王喆、李小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