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卫界政协委员疾呼:中医药品大面积更名弊多利少

2017年03月04日18:03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人民网北京3月4日电(王玫 白鸿滨)2016年12月2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这是中医药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中医药事业将迎来大好的发展机遇。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人民网“两会有我?砥砺奋进”系列访谈节目邀请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对台港澳中医药交流合作中心主任杨金生,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顺天德中医医院院长王承德,全国政协委员、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科主任温建民,围绕中华医药的保护和传承等问题与网友进行了交流。>>>点击进入访谈页面

《中医药法》的执行关键在落实管理

《中医药法》将于今年7月1日正式实施。作为第一部全面、系统体现中医药特点的综合性法律,将对中医药事业的腾飞和发展起到强大的助推作用。

温建民直言,《中医药法》的执行最关键的是如何落地,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各级政府管理机构的缺位。《中医药法》规定,县级以上的必须有中医药的管理机构。但是现在很多省、市、县还没有这个机构,所以首先要落实管理。

杨金生举例说,中医药法一些具体的内容,如中医医师的准入问题,中医诊所、机构的管理问题,中药药品制剂使用的问题,都要配套,跟现行的医药卫生法规要有衔接的框架体系对接。谁主张、谁审批、谁监管,这既是从国家层面扶持中医药事业的发展考虑,也是从保障人民群众健康的角度着想,要规范,要引导,要管理。“所以扶持和管理是不矛盾的,是并重的,管理是为了更好地扶持。”

《中医药法》应如何贯彻落实?王承德认为,首先要宣传贯彻《中医药法》的重要性,其次根据《中医药法》的要求,来废除和修改以前所谓的法规、条例和一些办法。

中医药品大面积更名 可能弊多利少

1月11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公开征求对中成药命名新规的意见,意见中指出,不应采用夸大、自诩、不切实际的用语,如“宝”“灵”“精”“强力”“速效”,或“御制”“秘制”等溢美之词。这也意味着,小儿咳喘灵、强力枇杷露、速效救心丸……这些耳熟能详的药名或将改头换面。

对此王承德认为,中医药品大面积更名可能弊多利少。“中医药的命名已经是几千年了,它命名的原则以前有根据药物命名的、有根据功能命名的、有根据大夫命名的、有根据药厂企业命名的,各种都有。像云南白药、同仁堂的安宫牛黄丸,六神丸、定坤丹,都命名多少年了,你说非得要改掉,老百姓要对这个药重新认识,这是大的损失。”

杨金生表示,中药不像化学药某一个成份特别确切,我们用的是它的主要成份。命名的几个原则,要么按主要成份,要么按功能主治,要么按产地,这都体现了中国对中成药的文化内涵。“加强药品宣传管理,药品广告审批,对扩大疗效、虚假宣传,加强执法,严格管理,避免误导,这是重要的。”

“比如张仲景的白虎汤有2000多年的历史,现在改成了石膏汤,这就出现一个问题,中国改了,日本、韩国还叫白虎汤,最后他们申请专利,就没中国什么事了。”温建民强调,“我觉得这要提高到中华民族的一个文化自信的高度来提。”

中医院校的毕业生不会看病?看法太偏见

中医药文化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中国传统文化是中医的根和魂,没有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医药就发展不好。我国中医院校教育走过了60年,很多人认为从中医院校毕业的学生不会看病,看不了病。对此,杨金生予以了否认,“这些看法是偏见的、错误的。”

杨金生谈到,中医院校这60年的发展是中医事业发展的基石。大学学得非常全面,是个全面成长的过程,中医、现代医学、人文都要学,这是个全面发展的过程,这是大学的办学规律。医学有医学院校的发展规律,因为培养的是未来的医生,所以必须现代医学也要学。

“大学教育是教学生怎么看病、会看病,而不是一定能看好病。“杨金生认为,大学培养一个人的岗位能力和思维模式,这个学会了,就能当一个合格的医生,这个合格的医生是会看病,但不一定能看好病。第三步才能做优秀的医生,能看好病的医生,所以这是分步走。

“现在老百姓期望值太高了,所以为什么医学要讲勤临床、早临床、多临床,它是一个过程。”杨金生直言。

做好中医药文化宣传 助推“一带一路”发展

中医药植根于中国几千年文化,有自己独特的优势。世界需要中医药,中医也要走出去。今年5月份,北京即将召开“一带一路”国际论坛,中医药是中国的名片,在“一带一路”过程中,中医药应如何发挥独特作用,助推“一带一路”战略发展?

杨金生认为,首先要重视文化的宣传,中医对外的宣传,要有文化认同感,要从国家层面制定统一的规范,形成一个国家层面的整体性和一致性。其次,要选择适宜的技术,选择容易学习的,效果好的,适应症明确的技术。第三,以点带面、点线面结合在国外布点。“做好文化的宣传,建设好医疗机构的培训基地,这样才能发挥我们中医药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作用,来助力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发展。”

(责编:王喆、黄玉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