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新人说——我和祖国共成长”全国演讲大赛

石庞:虽九死 也不悔

2019年08月05日16:07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大家好,我是一名防空导弹工程师,我叫石庞,90后,来自贵州,2015年12月15日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我上班的第一个星期,就拜了导弹专家袁运生先生为师。一天,师父给我讲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1959年10月7日,我国成功击落了一架美国高空侦察机,消息一出,全球震惊。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一名西方记者向时任外交部长陈毅提问:“你们是怎么打下来的?”陈毅外长故作神秘地说:“我们哪,是用竹竿捅下来的哟。”

今天,我可以自豪地告诉大家,当年在浙江嘉兴捅下美国高空侦察机的那根“竹竿”,就是我的师爷爷主持设计的红旗二号防空导弹。

我的师爷爷叫孙澄,1951年入党,是我师父袁运生的师父。上世纪50年代末期,美国高空侦察机不断滋扰我国领空,而我们却毫无办法。临危受命,航天十院承担了我国首个防空导弹的研制任务,在那个寒冷的冬天,红旗二号全装备导弹首次试验在戈壁滩上进行。大家都知道,这次试验所暗含的风险可能让所有人都有去无回。个别年轻同志极度恐慌,这时,师爷爷孙澄以从来没有过的严肃口吻说:“大家都是共产党员,党需要我们挺身而出的时候,谁都不能后退半步!”随即,他带头踏上导弹发射车,缓缓向前驶去。三年后,航天十院顺利研制出我国第一款自主研发的防空导弹,并将美国侦察机一举击落。

画面中这位老人,是我的师父袁运生,1977年入党,我师爷爷孙澄的得意弟子,我国某型号防空导弹总设计师。

一天夜里,师父接到研究室打来的电话。“袁总,靶试数据出来了,导引头无法稳定跟踪目标。”“你在所里等我,我马上到!”说完,师父踩着自行车就往外赶,天黑路长,师父重重的摔倒在路上,额头磕在了花坛边,医生从他的颅内抽出300毫升淤血。得知消息后,我和几位师兄立即前往医院,大家围坐在师父的病床前,整整 7个小时后,师父醒来时看到我们,说的第一句话竟是:“你们来医院干什么?”我刚要开口,师父就打断我,“你们快去攻关,快去科研,别在这儿浪费时间!”

此后,我投身关键技术攻关,却没能取得任何进展,没有师父的指点,我能独立完成任务吗,我一度想要放弃。这时,我突然想到了师爷爷,纵然有去无回,也要为国家研制出防空导弹。我想到了师父,哪怕身卧病榻,也绝不放过胆敢犯我领空的侵略者。我又回到研究室,打开灯,继续核算数据,迭代设计,研究室的灯光不知陪伴了我多少个不眠的夜晚,我疯也似的往前赶,不敢有一丝一毫懈怠,就怕辜负师父的信任和嘱托。三个月,我终于突破了技术瓶颈,完成导引头目标截获逻辑优化和稳定跟踪算法校核,在外场试验中打出了十五发十五中的好成绩!

这就是我们爷孙三代航天人的故事,我们践行了入党誓词,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从建国到今天,我们三代人陪着共和国一起成长。

此时此刻我想到了电影《上甘岭》里的插曲——《我的祖国》,里面有一句歌词我想大家一定耳熟能详,“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今天,站在我们“用竹竿捅下”美国侦察机的浙江嘉兴,站在“时代新人说”这个神圣的讲台,作为一名年轻的防空导弹工程师,我想说,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更先进的“竹竿”!

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教导我们:“创新,从来都是九死一生,但我们一定要有‘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的豪情!”为了百姓的安宁,为了国家的安全,为了民族的复兴,我们发誓,一定要研发出更加先进的防空导弹武器系统,不管多苦多难,虽九死,也不悔!

(责编:周子玉、厉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