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强国新闻

石仲泉谈朝鲜停战协定谈判较量:能战方能言和

2020年10月27日14:20 |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小字号

人民网北京10月27日电 (记者王先进)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在两年零九个月的抗美援朝战争中,中朝军队与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既有军事斗争又有政治斗争,双方的停战谈判进行了两年。党史专家、原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石仲泉近日接受了人民网记者采访,带我们走进了那段历史岁月。

石仲泉表示,双方“停停谈谈、边谈边打、亦打亦谈、以打促谈”,和平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它来之不易,它不能靠委曲求全来获得,更不可能靠别人施舍。政治斗争以军事斗争为基础,只有军事斗争打赢了,政治斗争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这也是我们纪念抗美援朝的重要意义——能战方能言和。

党史专家、原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石仲泉

强国论坛:在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之前,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气势汹汹,不可一世。在交手几个月之后,又希望同中国接触来谋求“体面停战”,这是美国基于怎样的战场局势考虑?

石仲泉:直白地说,是美国在战场上打不下去、难以为继了。

第一,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付出了沉重代价并没有如愿达到目的。美国当局发动侵朝战争一年来,已付出10余万人的伤亡,运往朝鲜的军事装备达1500万吨,直接战费100多亿美元。其人力、物力、财力消耗非常巨大,这是美国当局在入侵朝鲜之初根本没想到的。

第二,长期的战争消耗有悖于美国及其盟国的主要战略目标。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全球战略的重点在欧洲,所谓“冷战”的最终目标是对付强大的苏联。但不到一年光景,美国已动用了陆军总兵力的三分之一、空军总兵力的五分之一、海军总兵力的二分之一,还有英法等欧洲盟国的不少兵力。

第三,缺乏再继续大规模长期战争的兵员。到1951年6月,“联合国军”总兵力已增加到近70万人,其中美军达25.3万人,再打下去,增兵困难。它的战略预备队在国内只有6个半师和在日本的两个师,只能用于维护国家安全和全球战略稳定。不仅美国国内无兵可征,除韩国以外的其他参战国家也不愿再派兵入朝当炮灰。

强国论坛:美国通过了什么样的途径来寻求停战谈判的?

石仲泉:1951年5月中旬,美国当局就想方设法同中国方面接触,谋求通过谈判实现“体面停战”。经过一阵活动之后,5月31日,受美国政府指派的国务卿顾问以私人名义拜访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根据美国国务卿艾奇逊指示,向苏联透露美国方面关于在三八线一带停战的意向,提出“美国准备在联合国或在任何一个委员会,或是以其他任何方式与中国共产党会面,讨论结束朝鲜战争问题”。

苏联政府向中国和朝鲜通报了这一信息,经中国、朝鲜、苏联三国政府商议后,6月23日马立克在联合国提出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建议:“交战双方应该谈判停火与休战,双方把军队撤离三八线。” 6月30日,“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奉命发表关于和平谈判声明,向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提出举行停战谈判的建议。7月1日,金日成、彭德怀联名复函李奇微,同意举行停战谈判。

自此以后,抗美援朝战争就转入停停谈谈、边谈边打、亦打亦谈、以打促谈的阶段。这也就是以政治斗争为主线、以有力的军事斗争相配合并作坚强后盾的新阶段。

强国论坛:美国一面表示要进行停战谈判,一面又宣称要继续抗击和惩罚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对此,中国方面是如何考虑和应对的?

石仲泉:古今中外历史经验表明,敌人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总想通过谈判来获得。这样,谈判会有曲折,往往出现谈谈停停、打打谈谈。

对于抗美援朝战争转入停战谈判这一进展,毛泽东同志已有预料,并提出了应对之策。“和谈中最基本的原则问题,是限期撤出朝鲜境内一切外国军队;其次是以三八线为界,恢复1950年6月25日前的状态”;“我们坚持一切外国军队撤出朝鲜是有理的;以三八线为界是有节的;争取提早结束战争,于朝、中两国人民是有利的。”毛泽东同志制定的这一谈判战略使中朝处于有利位置。

停战谈判作为面对面的政治斗争,是针锋相对的“口水仗”,既要敢于挑战对方底线,又要善于妥协让步。谈得拢,就签协议;谈不拢,再兵戎相见。政治斗争以军事斗争为基础,只有军事斗争打赢了,政治斗争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强国论坛:停战谈判正式开始后,朝中方面经历了哪些主要的阶段?最为艰巨的较量又是什么?

石仲泉:1951年7月10日,这场空前的政治斗争正式拉开序幕,谈判地点在三八线附近的开城。双方谈判经历了包括确定停战谈判议程,军事分界线问题的博弈与粉碎敌人夏秋攻势,在朝鲜境内实现停火与中立国监督等问题的舌战,揭露美军细菌战和战俘遣返问题的艰难谈判,指导上甘岭战役和反登陆作战斗争的较量等。

在议程问题上,朝中方面首席代表南日则根据《朝鲜停战的协定》精神提出了三条原则建议:一是双方同时下令停止一切敌对军事行动;二是确定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双方武装部队同时从该线后撤10公里,作为非军事区;三是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从朝鲜撤退一切外国军队,以保证停战和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对最后一条,“联合国军”首席代表特纳·乔埃中将(美国远东海军司令)当即反对。这样,第一天的会谈就卡壳了。1951年7月25日,朝中方面同意将撤军问题留待停战后的另一个会议去解决,但要在议程中列入“向双方有关各国政府建议事项”。这个建议奠定了确定谈判议程的基础。

双方的实质性谈判,异常艰巨的是划分军事分界线问题。这个谈判从1951年7月27日开始,一直到11月27日才达成协议,其间经历了三个阶段。对于以三八线为界建立非军事地区,对方提出要求将军事分界线划在离双方战线很远的中朝军队实际控制区域内,企图不战而攫取1.2万平方公里土地,谈判就此中断。从1951年8月18日始,双方在谈判桌上的博弈转变为战场上的搏杀,中朝军队粉碎了敌军发起的夏季攻势和秋季攻势。1951年10月25日,在板门店恢复朝鲜停战谈判,几经周折终于达成关于军事分界线问题协议。1952年11月23日,双方代表对第二项议程“作为在朝鲜停止敌对行为的基本条件,确定双方军事分界线,以建立非军事地区”,正式达成协议。11月27日,协议经过双方代表团会议通过,终于在实质性问题上取得了第一个协议。

1953年7月27日上午,朝中代表团首席代表南日与“联合国军”代表团首席代表哈利逊在板门店正式签署《关于朝鲜军事停战的协定》及其附件。下午,“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于汶山在停战协定和临时补充协议上正式签字。晚上,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于平壤在停战协定和临时补充协议上正式签字。28日上午9时30分,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于开城在停战协定和临时补充协议上正式签字,抗美援朝伟大胜利不仅是战场上的胜利,也是谈判桌上的胜利。

和平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它来之不易,它不能靠委曲求全来获得,更不可能靠别人施舍。它还十分脆弱,需要足够强大的力量来守护,这也是我们纪念抗美援朝的重要意义——能战方能言和。这是20世纪中叶世界历史的重要记录,是抗美援朝战争史诗大剧的谢幕,全世界人民渴望的朝鲜停战终于实现。

(责编:王先进、马昌)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